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裡,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緻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8 16:29:13
  1. 愛閱小說
  2. 二次元
  3. 幻想天機錄
  4. 序章:雲天機

序章:雲天機

更新于:2018-03-14 16:50:44 字數:3384

  要說博麗神社可是這裡遠近馳名的一家老牌神社了。

  數百年的風雨飄搖都沒有擊倒這間古老而狹小的神社反而使這間沒有任何神明與巫女存在的神社越發的興盛起來。哪怕是在戰亂時期,這間不知所謂的神社也是香火不斷。

  但至于是誰将神社建在這深山老林之中而且還沒有任何供奉着的神像,這個問題估計誰也答不上來。因為這間神社被發現的時候就已經是破敗不堪瀕臨倒塌的邊緣了。

  後來有幾名香客捐了香火錢并成功的靈驗之後,這間古怪的神社便算是徹底出了名。來往的香客絡繹不絕,甚至有特意從外地慕名趕來前來捐上一筆的香客。

  而且最妙的是因為沒有神像的緣故使得這間神社根本不存在什麼信仰糾紛的問題。這點才是神社興旺的主要原因。

  上午六點,東方的天空剛剛泛起了一絲魚肚白,這間興旺的神社便已經點燃起一縷縷祭拜的煙絲。多數人還在睡夢當中的時候,博麗神社便已經有衆多香客前來上香了。

  因為據說是早來容易還願的緣故,所以早上的香油錢不比下午少,甚至還要多出少許來。順着有些泛白的天空向下望去,那還有點黑暗的神道上已經擠滿了前來許願的香客。雖然還是有些影影綽綽的,但那擁擠不堪如沙丁魚罐頭一般的身影還是看得出來的。

  而林中村幸正是這些沙丁魚其中之一。他本以為六點鐘起來已經能是這間神社最早過來的人,沒有之一。

  隻不過很可惜,他錯了。

  當一幫人猶如夜魅一般站在漆黑的神道上以一種幸災樂禍,像看傻X一樣的表情看着他時他就知道他錯的很離譜。所以他也隻能郁悶的同諸多跟他一樣抱有‘我最早來’的高人們一起站在神道上吹風,一邊咬牙切齒的看着神道上方冉冉升起的煙塵。

  不過話又說回來,六點的時間也屬于黎明時分,那空氣也是十分陰寒的。因為其中包含着夜裡的清涼以及黎明最初的冰冷。

  所以說當那小風開始吹起時,所有的高人們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拍了拍身上的雞皮疙瘩。其中有幾個倒黴的穿了一身半截袖襯衫,冷風一吹那小臉凍得煞白跟個死人一個樣子。

  林中村幸一看那幾個倒黴的家夥盡管說自己還是很冷,但突然覺得自己跟他們一比還是好很多的,那周身的涼風好像也變得不那麼太冷了。這就是人類的劣根性啊,幸災樂禍,有比自己更慘的就認為自己還算可以。

  林中村幸就像個哲人一樣負手而立心中頗為自得。殊不知其他人就像看傻子一樣看着他。大冷天的不捂着點還站在道邊吹風,不是傻子是什麼?

  衆人紛紛投以鄙視的目光後各自捂着手怒視前方那基本上沒變過的幽深連綿的隊伍。

  “這位小兄弟打攪了。老夫想問一下,這裡可是那博麗神社嗎?”一道慘白的身影猶如幽靈一般眨眼之間從隊伍裡竄了出來幽幽的站在林中村幸身後。用一種莊重嚴肅的男低音緩緩的對着望月的林中村幸問道。

  衆人一看這架勢隻覺得一陣陰風刮過,一股寒意從脊椎骨直沖腦門。這個家夥……什麼時候出現的?

  “哈?是啊。”

  林中村幸轉過身看着這一身月白色長袍身形在黑夜中若隐若現絲毫沒有存在感的男子有些驚訝的說道。他到底什麼時候站在我身後的啊?

  林中村幸撓了撓頭皮。但出于禮貌還是回答了這個古怪的家夥顯而易見的問題。

  “是嗎?老夫終于找到了啊……”

  那男子低着頭陰沉的嘀咕道。一縷縷陰冷腐朽的氣息從這白袍白發男子的身上散發出來,就好像身處剛剛開啟的古老墓穴一般。要是按照陰陽師或者驅魔人來解釋的話,那麼這種陰冷的氣息學名叫做……怨氣。

  “那麼,老夫再問你一個問題。”

  這白袍男子在衆人驚悸不已的目光中緩緩擡起了頭,在月光的映襯下,兩道及肩的雪白壽眉漸漸地展露出來。“呱!呱!”森林裡的烏鴉突然叫了兩聲,在這寂靜的神道中更加平添了幾分陰森。

  “咳……”

  看着那漸漸露出的臉龐,林中村幸的表情越發的扭曲驚悚,一臉不敢置信的望着他的臉龐就像被掐住脖子的母鴨一般隻能發出無意義的音階。

  “你,認識這個人嗎?”

  他迅速的低下了頭顱十分别扭的用左手從懷中掏出一張照片遞給林中村幸。而右手始終插在那白色長袍的兜内。“啊,啊。”被震懾住的林中村幸一臉呆滞的接過那張照片随意的看一眼。但就是這麼一看卻讓他瞪大了雙眼。

  “這,這是……”林中村幸不敢置信的望着手中的照片,手腕上的青筋猶如小蛇一般一根根的冒起,就好像打擺子一樣不住的顫抖起來。

  “她的名字叫做……”

  低沉的聲音在這充斥着人群的神道中緩緩響起。盡管人多口雜,但諸人仍然覺得自己就像是孤身一人身處亂墳崗一樣那麼讓人不舒服。

  一朵烏雲緩緩的遮蓋住那已經有些暗淡的月亮。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刻已經來臨。那烏雲密布的一瞬間,照片的一角卻因為視角問題映襯在衆人的面前。

  那是一柄以紫色為基調的華麗陽傘。

  “八雲,紫”

  那壽眉男子話音剛落,一片詭異的黑暗迅速籠罩了整座博麗神社。天與地之間的境界仿佛消失了一般,隻剩下一片墨汁一般的混沌。那擁擠的神道,愕然的人群,微微發亮的天空在一瞬間全部化做虛無。就好像從來沒有存在過一般。

  “呀呀,您還真是不耐煩呢。”那虛空之中詭異的裂開一道一人多高狹長的仿佛眼睛一般的裂縫。漆黑深邃的裂縫之中傳來一陣蜂蜜糖一般甜人的笑聲。

  男子壽眉一動,深藏在銀白色長發之中的臉孔轉了過來定定的望着那道漆黑的隙間。

  “老夫找了你足足207年,妖怪的賢者,八雲紫。”

  男子微微擡起頭顱,銀色的發絲漸漸滑下露出曲線優美的臉頰。嘴角的曲線猶如岩石一樣抿了起來,一道猶如實質的目光死死的望向隙間。那隙間好像受到某種刺激一般,竟是從内部張開了無數的猩紅色眼球。

  那充斥滿負面情緒的隙間目光所帶來的焦躁與血腥的氣勢漸漸的在這一片虛無之中彌漫開來。

  那恐怖的充滿血絲的眼球被普通人望上哪怕一眼也會被那負面的情緒瞬間擊垮乃至當場精神崩潰。但那男子隻是嘴角一挑,冷哼一聲。那隙間竟如鏡子一般瞬間炸碎!

  望着那仿佛實質一般炸碎的隙間,男子隻是冷笑一聲,轉頭望向有些扭曲的月亮。用一種足以凍結一切的森寒語氣緩緩說道:“八雲紫,不要拿老夫當成傻子!老夫雖然已經活了很久,但老夫還沒老到認不出隙間波動的時候!”

  “哎呀呀,這還真是不好意思呢。”

  那甜蜜的猶如蜜糖一般的聲音在虛空之中再度響起,雖然甜蜜依舊,但隻要是個正常人就能聽得出來那其中包含的虛僞與不耐煩。那扭曲的月亮就好像被投入石子的湖面一般泛起了一絲絲漣漪。一柄華麗的紫色陽傘從那漣漪之中緩緩的伸出來。緊随其後的便是那握傘的手。精緻無暇,竟是宛如藝術品一般。

  “我可是認為你已經古老到了這種程度呢。”

  那陽傘一旋,這扭曲的空間相互折疊起來竟是瞬間開啟一道隙間!一名以紫色為基調的金發少女微笑着拎着陽傘從隙間中優雅的走了出來。

  一身穿着得體的法式百褶連衣裙,披挂着的八卦法衣顯得無比的神秘與和諧。頭上戴着一頂蓬松的白色羊毛帽子,左手拎着雍容華貴的紫色陽傘顯得高貴而又優雅。精緻的面孔,淡金色的長發,這名從隙間走出的少女竟是氣質高貴,無比的優雅神秘。她最常見的地方應該是各種高級沙龍而不是這危險無比的隙間之中!

  這氣質優雅如貴婦人一般的少女面帶微笑的看着下方線條僵硬的男子。右手掏出了一柄精緻的絨扇手腕一抖,優雅地遮住了嘴角。

  “真是好久不見了呢。最美麗的血色夕陽。”那少女眼眉帶笑的說道。語氣之中那強烈的厭惡感與殺氣絲毫不加以掩飾。那絨扇估計是為了掩飾自己那不屑的神情才為了張開的吧。

  就在那少女說話的當間,男子四周竟是悄無聲息的出現了無數的隙間!無數充滿了負面情緒的眼球從四面八方緩緩的迎來死死的凝望着身處場中央的男子。看起來這少女竟是要趁其不備痛下殺手!

  那男子又是一聲冷哼,無數的隙間齊齊一陣扭曲,瞬息之間化為一團暗灰色的煙塵。那虛空之中屹立的少女臉色微微一變,看起來她跟本沒有料到男子竟是瞬間破除她這隐秘的殺招。

  “是啊,好久沒見了。妖怪的賢者,八雲紫。老夫可是對你記挂得緊呢!”

  男子大手一揮,那已經扭曲的虛空竟是像時光倒轉一般又重新的化作陰暗的神道。一擊破除八雲紫精心封鎖的空間!不僅僅如此,從這漸漸充盈着靈氣的空間來看,竟是順勢擊碎了‘虛幻與現實的境界’‘博麗大結界’兩道結界成功的來到了幻想鄉!

  “還有。”看着上空那臉色瞬間變得奇差無比的少女,男子的嘴角微微一挑,擡起了頭顱。一張遠比八雲紫還要俏麗的臉龐呈現在這黎明之中。

  “老夫早已屍解轉世。現在姓雲,名天機!”

  PS:新寫小說,不喜勿噴。當然,有意見可以提。會開意見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