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裡,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緻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8 17:39:26
  1. 愛閱小說
  2. 武俠
  3. 雨木卷
  4. 雨木卷第二章【初】

雨木卷第二章【初】

更新于:2018-03-15 20:16:24 字數:2102

字體: 字号:
  時間:戰火紛飛的年代

  地點:小酒館

  呼呼的風吹向一名眼睛已經眯成一條縫的青年,從身旁人恭敬的眼神來看,這人就是他們的領頭,與少莊主幾番争辯之後,年輕人雖然沒有發火,但在心中已經有一層怒氣蓄勢爆發。但嘴角還是微微一笑,對掌櫃說了句“請”之後,便是離開了這間小酒館來到了後院的馬棚裡。

  “客官,就是這裡了”掌櫃也象征性的做了一個抱拳的動作,在他看來凡是在江湖混的這類規矩還是少不了,大師兄微微一笑,看了看略微有些淩亂的馬棚道“掌櫃,幸苦了麻煩跟少莊主說下,真是太感謝他了!”

  這句謝謝裡,不知透露的是真心的感謝還是一種仇恨的言語,但這一切對掌櫃來說,隻是帶一句話這種簡單的事情罷了。

  “嗯,客官放心把,我會準确的帶入少莊主口中的!”掌櫃微微彎了一下腰,變轉身,緩慢踱步走出了這馬棚,隻留下了大師兄和他身後的幾百位弟兄。

  “老大,我們就住這?”還是那位賊眉鼠眼說道。

  大師兄點了點頭,許久未睜開的眼睛在這時,豔陽高照的照射中透露出深黑的眼眸望着在他身後的弟兄“我們隻是來争奪那本書,男子漢大丈夫,何必拘泥這些小節?”

  “還是老大想的多,我們就在這湊合一晚吧。。”從人群中傳來了一陣吼聲,随着這聲聲音的落下,大部分已經盤曲而坐,還是運氣疏通自己今天疲憊一天下來未暢通的血脈。大師兄也是微微一笑,看了看這般被他在半路聚集過來的弟兄,心裡也是一陣欣慰,這次武當派他來搶書,也是隻許他隻身一人,不管是不是天賦異常,但雙拳難敵四手,大師兄還是決定在半路拉了這批人進來。

  武當向來是以劍為名,大師兄作為同類師兄的佼佼者,未嶄露頭角之前已經名聲在望,在武當每一年的比武中,大師兄更是以自己獨門絕技“飛劍”拔得頭籌。

  大師兄原名“竹葉青”在武當修煉的日子也算是有個十幾年,方才17歲便是有這般風采,這讓幾百年沒出過天才的武當派來說也算是撿到個寶的欣喜事。這次便是聽說江湖上流傳着一本秘密之書,就在多位弟子中挑出竹葉青隻身前往。

  少莊主原名“萬飛龍”但由于名字念起來十分的繁瑣,于是在山莊裡便開始叫他少莊主,一方面是他是莊主的孫子之外,還有一個方面便是他有與大師兄并肩的天賦,奪命月光劍一用出來的那陣詫異來看,就知道少莊主的底牌到底有多深。

  盤曲而坐,大師兄也是緩緩的平靜下心來望着逐漸變黑的土黃色大地,眼睛又再次眯縫,沉睡而去。

  一夜無話。

  再到醒來之時,便是太陽升起之時,第二天的卯時。

  竹葉青的眼眸緩緩睜開,看着剛剛初生的太陽便心裡凝聚,從他的氣體裡可以略微看出已經凝成形狀的寶劍,這便是大師兄成名絕技“飛劍”

  “飛劍”極其難以操控,必須要以自己的身,心,氣,還有神所同步合一,才以緻命,不然沒有合一的話便是被少莊主稱為水劍這類低檔次的攻擊了。

  “飛劍”在江湖上還是有人偷學過,但由于極其難以操控,運氣稍好點,放出六把劍中了三劍,也是可以把人打的半殘,運氣不好,自己本身實力不夠,劍體就不受你控制,開始到處亂飛,萬一心裡不平靜的話卻可以直接制自己于死地,說來也奇怪打别人時功力很好的情況下中了全劍,但置自己于死地時卻能不用功力直接六劍全部命中,當場喪命。由于這樣苛刻的情況,使得很多即使得到了“飛劍”的修煉方法,也隻能放棄,至少他們沒有這麼快想死。

  小酒館裡也是鬧聲一陣,不聽便明白,今日便是動身之日,大師兄一聲低吼,還是沉睡的弟兄們便是緩緩睜開眼,看了看剛剛泛白的天空,嗖的一聲站起身來,收拾收拾自己的行裝,原地待命。眼眸望着面色依舊輕松的大師兄,蓄勢待發。

  大師兄依舊未有什麼動靜,腦中依舊甯靜,聽了聽酒館裡的吵鬧聲逐漸變小,這才下令“動身!”

  遠處的黃土地裡突然刮出兩陣氣勢,看似少人,但卻顯得非常宏大,特别是領頭人身上所散發出的内力物攻已經把周圍的花草樹木刮的一幹二淨。

  這般便是要直接逼雨木卷而去。

  公元2011年

  情況:風和日麗

  地點:依舊小酒館

  “楚木,你在哪?”從後廚裡出來了一個胖子,非常的肥碩,望了望空空的大堂大喊道。

  “我在這,我在這,前台!”聲音從前方不遠處傳出,眼眸十分的淺談,淫蕩的對前台看過去長的還可以的服務員笑了笑之後,轉身變向後廚走去。

  “周師傅,找我什麼事?”少年叫楚木,今天讀高二,學習不算出衆但還算過的去,這暑假便是來到了這朋友介紹的小酒館來打打工,賺賺錢。

  “你是來打工的,還是來泡妞的”

  “兩者兼顧!嘿嘿”楚木笑了笑,但随即明白了周師傅口中所說的意思,刺溜一聲變跑進了廚房,站到了他所在的崗位上,開始了工作。

  “這孩子!”周師傅對楚木也可以說是又愛又恨,這孩子十分機靈,手又非常靈活,特别是站在釘闆這塊,切配頭的速度是其他學徒的一兩倍,但又十分淫霏。時常跑到前台泡妞,這讓周師傅十分頭痛。

  小酒館裡雖然沒有什麼生意,但這裡歡聲笑語,也算是過的清靜,從太陽光照射牌匾的方位來看,這名字是叫做“雨木酒館”

  這主角到第二話才出場是不是顯得太慢了呢,武俠這類小說還真是冷門,怎麼說,這算是我第二篇了,第一篇太監了,這篇自己想了很久還是給磨出來了,希望支持武俠的朋友要看看啊。算是給新人一點小小的鼓舞。。。——雨落雲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