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裡,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緻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8 16:30:22
  1. 愛閱小說
  2. 武俠
  3. 神劍江湖之天罰
  4. 第三章 出村

第三章 出村

更新于:2018-03-18 07:00:21 字數:3938

  陽光從周圍山巒之間透過,又穿過茂密的竹林,稀稀落落的照在小竹村中還在田地勞作的村民身上,也照着波光粼粼的河面,反射的光好似鑽石般耀眼,給這美麗而甯靜的小山村又多添一道柔和風景。

  天凡此刻躺在河邊的一塊大石頭上,眯着眼看着從竹林中偶而透過來的陽光,胸口躺着的小黃被陽光照着懶懶的翻了翻身;天凡長這麼大第一次跟鬼老頭發脾氣,他自己也不知鬼老頭為何不讓他幫村民勞作,也不讓他幫村民上山打獵,就連一兩條小魚有時也不讓他送給村民;從五年前開始,天凡便捉摸不透鬼老到底在想什麼,偶爾時不時的看着自己發呆……。

  今年已滿二十歲的天凡,雖已成人;但從小生活在小竹村之中,對江湖人世為知不多。在這甯靜的山村之中長大,内心也純潔不少;常聽起鬼老頭說及江湖險惡,雖心中有個大概猜想,但實質并未踏足與江湖不知所謂的險惡是何物;

  今聽鬼老頭所說的江湖門派,天凡聽後對其極其向往;

  猶豫了再三,心一橫,把小黃放下,索性就跳下了石頭,随手在竹林中一折;一根四五尺長的細竹在手中轉了轉,感覺還行,就縱身一躍,跳到河裡……;不一會二十幾條碩大的魚被天凡抛在岸上……。

  天凡手提二十幾尾魚向村中走去,此時已近黃昏,夕陽透過山澗照在天凡和小黃的身上,把這一人一狗的影子拉得很長很長。對于自己的決定,天凡不知為何,本來以前想來很向往,很高興的事情,現在突然要做了才發現心裡那麼沉重……

  “張大叔,病好點了嗎?我來看你來了……”

  “哦,是凡兒,快進來坐吧!”

  “張大叔,你别起來,你躺着吧,這裡有兩條魚,我剛抓的,等會讓張大嬸回來給你熬點魚湯,好讓你的病快點好起來”

  “沒事,凡兒,你放心,我一時半會還死不了,我還要看着你讨老婆生孩子呢!”

  天凡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張大叔,你就好好養病吧,我過幾天再來看你……”

  ……………………

  剛從張大叔家中出來,就看到在村中玩耍的小黑,小黑蹦蹦跳跳的來到天凡面前,一把抱起小黃道:“凡哥,又抓魚啦!哇,這麼大條……”

  “嗯,小黑,想吃紅燒魚嗎?”

  “嗯,想……”

  “走去你家,這條最大的給你做紅燒魚吃”

  “好”

  小黑一臉興奮的向家中跑去;

  ……………………

  天凡把二十幾條魚都分給村裡人了,吐了口氣,向鐵匠鋪走去,見鬼老頭不在家;便把竈台收拾了下,把留下的兩條魚弄了弄就放在火上烤了起來,從小打獵野物的天凡也随便練就的一身絕活,那就是烤野味;不管是山雞、野兔、還是水裡的魚,到了天凡手中就能烤出一凡美味出來,這也是鬼老頭的最愛。

  天色漸漸的暗了下來,各家忙了一天的活現都在準備晚飯,偶爾聽到誰家中的小狗“汪汪”的叫兩聲,偶爾聽誰家鍋碗碰觸聲,隐隐約約的話語聲,天凡感到此刻的山村特别的平靜;

  突然,門被打開來,鬼老頭一進門就聞到一陣肉香襲來,見天凡正在烤魚,頓時笑道:“臭小子,你就知道我喜歡吃你烤的魚……,哈哈”

  天凡把烤好的魚遞給鬼老。

  “鬼老頭,上午你吃了那麼多,現在這兩條你吃得下嗎?”

  “當然能,再來個十條八條的都沒問題,哈哈。”說完,咬下一大口魚肉,猛喝了口酒,但随後又問道;

  “我說你臭小子,上午還生我老頭子的氣呢?現在怎對我如此要好?”

  “那一事歸一事,我這一條魚呢是謝謝你老上午給我講那麼多外面江湖的事情!”

  “那這一條是……”

  天凡指着手裡拿得魚,狡黠的笑道:“這條魚嘛,如果鬼老頭你想吃,就得告訴我,如要去學武的話,應去哪一門派較好”。

  “小黑跟我玩的時候,他告訴我等他長大了定要學習武功……,所以……那個,我隻想知道,你所說的門派哪一門派比較好,我也好告訴他加入哪個門派”

  鬼老頭舔了舔手指,便一把抓過天凡手中的烤魚,道:“那有何難!”

  “江湖門派武學,各有所長,沒有最曆害的門派,亦沒有最差的門派,如果想要習武應首當選唐門”,說完便大吃了一口魚。

  “唐門……”天凡嘀咕道;

  “唐門基礎武學,以身法見長,對内力要求不是很高,所以學者容易;再者,唐門離山村較近”

  跟自己所想一樣,便佯裝道:“鬼老頭,你老慢慢享用,我先睡了……”。

  便回到自己房中。

  鬼老頭正忙着處理手中的魚,仿佛沒聽到一般……。

  深夜,在村中人們正酣睡之時,有一人從躺在床上到現在都一直都未睡下,他就是天凡;此刻他從床上起來,來到鬼老頭的房間,聽到鬼老頭那“卟卟卟”的鼾聲,蒙嘴一笑,便偷偷的打開房門,悄悄的溜出去了。

  走到村中時,張大伯家的小黃睜着圓溜溜的眼睛盯着天凡,嘴裡“唔唔”的低吼着;

  “小黃,噓……”,天凡很輕聲的對着小黃細語道。

  小黃好像聽到是跟自己一起玩耍的天凡的聲音,便起身搖着尾巴在天凡腿間轉來轉去;

  “小黃回去睡覺!”天凡摸了摸小黃輕聲道;

  見小黃搖搖擺擺回到自己的小窩後,天凡便向村外走去……。

  夜晚的山村特别的甯靜,天凡借着時有時無的月光,聽着從草叢中傳出不知名昆蟲的聲音,向着記憶中的林間小道走去,剛沒發出多遠就聽到後面有腳步聲,停下來一看,見小黃又搖搖擺擺的跟來了。

  小黃是經常和天凡一起玩耍的小狗,胖呼呼的,很是可愛;天凡平時打到一些小魚,小鳥都給小黃;現見小黃又跟來,天凡摸了摸小黃的小腦袋,也不管小黃是否能聽懂自己的話,對小黃輕聲的說道:“小黃,回去吧!我現在不是去給你打鳥吃,我要去外面學武功,等我去外面學會了武功,做了大俠,到時候回村裡就可以捉更多的小鳥給你吃!”

  天凡把小黃的頭朝村口方向,推了推小黃的屁股;

  “現在跟着我可沒吃的呢!聽話,回去!”便向前走去。

  剛走兩步,小黃又搖搖尾巴還是跟了上來。

  “唉,算了,你既然跟着我,就當你是送我了”

  天凡便向通向外面的小道急步趕去,小黃一直搖搖擺擺的小跑着跟在天凡的腳步後面。

  過了些許,來到一塊大石頭下面,天凡蹲下摸了摸小黃的小腦袋,輕聲道:“小黃,就到這了,你回去吧,過了這石頭就通向外面了,你就不用送了。”

  小黃嘴裡“唔唔”的叫了兩聲,在原地轉了轉,就半蹲着看着天凡;

  天凡走了幾步,見小黃看着自己,并沒有跟來,就索性一轉身轉過大石頭,順着山間細小的小路向村外走去;所謂通向外面的私密道路,就是兩山之間一道夾縫,夾縫就半米來寬,隻容許一人側身而過,這條夾縫被山外的竹林草木所擋,一般很難發現;這也是天凡在以前打獵時追一隻山雞偶然發現的,但不知道這條路是否是村裡所說能通向外面的路;

  此刻這條路上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天凡靠着石壁摸索着前進;天凡此刻心中想着小黃,心中頗不是滋味,不知他現在是否還在路口等着自己,是否已經回村;天凡心中一陣苦笑,此刻離村越遠天凡心中不知不覺的難受……;

  約莫兩個時辰,終于看到路口時有時無的微弱的光亮;天凡加緊了腳步,不一會就從山間縫隙中走了出來,天凡打量着四周,草木齊腰,茂密的森林,高大的樹木,天凡此刻深信已走出了村子,因為沒有村中标志性的事物,竹林;

  猛吸了口新鮮空氣;

  “啊”,天凡此刻忍不住的大吼了一聲,把堵在心中那種咽不下的沉重,狠狠的吐了出來,感到輕松了不少;

  “臭小子,鬼叫什麼,你是不是想把山中沉睡的野獸都叫醒啊!”

  天凡大吼一聲就躺在草地上,忽聽這熟悉的聲音,立馬從地止蹦了起來,轉聲看了回周,卻沒發現任何人。

  “難道想那老頭子了,出現錯覺?……”,天凡心中嘀咕着;

  “臭小子,别找了,我在這裡”

  天凡随聲尋去,見林中一石頭上,鬼老頭正躺在上面喝着酒,頓時大吃一驚;

  “臭小子,深更半夜不睡覺,跑到村外這荒郊野地來做什?”

  “我,這個……”

  “别這個那個,你心中所想,我豈能不知,出門也不帶個包袱……”,說完就順手把身邊的包袱往天凡一扔;

  “記着,從此處往東走三四十裡就是烏鎮,你到那裡可以歇息一下,再走六十幾裡就是唐門所在,這包裹中有些幹糧和碎銀,你且小心上路”

  天凡此刻心中很不是滋味,本來想悄悄的離開小竹村,卻不想被小黃一路送到路口,鬼老頭也神秘的出現在這裡;這時近二十年生活的點點滴滴湧現在腦海中,隐約的記得五歲時鬼老頭教自己捉魚,自己第一次見到魚的時候,想捉卻捉不到,惹得鬼老哈哈大笑;十歲時,自己在河中假裝溺水,鬼老頭丢掉了自己從不離身的酒葫蘆,一頭紮近河裡,卻被自己頑皮的按在水裡嗆水;十五歲時,自己上山被野狗追咬,鬼老頭拔腿就跟着野狗屁股後面追的情景一一出現在天凡的眼前;

  此刻天凡重重的跪了下去,重重的磕了三個響頭,摸了摸眼角不經意掉下的淚水,哽咽道:“鬼……鬼老……”

  “臭小子,我知道,你舍不得這養育了你二十年的小竹村,你也舍不得我這從小把你拉扯大的糟老頭子,但是你要明白,一旦踏入江湖你就不是原來的你,江湖會改變你的一切,你要記往,踏入江湖切不可作傷天害理之事。”

  “如若不然,天不誅你,老夫定親自誅你,你可記得!”鬼老頭嚴厲道。

  天凡此刻重重的點了點頭;

  鬼老又道:“老頭子我知道你喜愛武學,但此去求武并不一帆風順,老頭子我要告戒你,你是世上罕見的天凡之體,對武學沒有淵源,如果實在受不了了,就回小竹村來吧!”

  “唉,好了,趁現在時辰還早,你走吧!”

  天凡又磕了三個頭,對鬼老道:“鬼老頭,等我學會武功後,回村天天烤魚給你吃!”

  說罷便回頭看了眼鬼老後,向林中深處跑去……。

  鬼老一心中一陣苦笑。

  鬼老本想趁村裡那些人還不知道天凡的身世前,讓天凡離開小竹村,正想着從何說起時,見晚上天凡問的事情鬼老就猜出天凡心中所想,這正何自己的意思,便索性順水推舟,小竹村中潛伏着的人不知是何門何派,自己不讓天凡過多的接觸他們,怕到時傷及天凡……,但還是有些擔心,天凡生性善良,如在江湖肯定會吃大虧,心中想着現在應該給那人寫封信了,鬼老想到這裡便身形一閃不見了蹤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