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裡,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緻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8 17:57:17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少年符咒師
  4. 第二章;冥王的護法

第二章;冥王的護法

更新于:2018-03-18 16:40:33 字數:2068

  “雪,你去找同學玩會去吧,我有點事,回來後給你做好吃的”路茗玩耨了一下腰間的鎖鍊,“好的,我要吃可樂雞翅,”軒轅雪答道。“好,去玩會吧,你也學累了”“嗯”軒轅雪出去後,路茗便一個瞬身消失了。

  “可惡,又是這玩意,空間現在如此不穩?”路茗望着一個漆黑的裂縫自言自語。‘嗖’“嗯?”路茗抓住鎖鍊,猛的向聲遠處掃去,‘叮’一支弓箭掉落,隻見一個擁有黑色長發的男子站立在樹梢,“看來,這個裂縫是你弄的”路茗繼續把玩着手中的鐵鍊,“沒錯,我是冥王座下護法之一的影,你是誰?”黑發男子的面容相當英俊,可是在路明看來就是其醜無比,嗜血,殺戮集與一張臉上,又怎會英俊?

  “哼!憑你?還不配置到我的名字”路茗手中的鎖鍊盤旋在陸明身邊“月落星隕”鎖鍊開始盤旋而上,直到與月亮相接時,才爆發出威勢,一圈圈的藍色漣漪蕩漾在空氣中,使空氣都割開了細小的裂紋,“有意思”影左手虛空一握,一柄紫色長弓握在手中,右手向天空一撚,紫色的氣流盤旋成為一株箭,與此同時路茗也動了,隻見路茗身後出現一個高大的虛影,那虛影拿着一個手铐,在陸明揮動鎖鍊時沖向了影。影拈弓搭箭,一株充滿破壞色彩的弓箭沖向了路茗。

  “轟”箭和鎖鍊碰撞在一起,産生的爆炸性氣流直接掀翻了附近的樹木,路茗左手舞動鎖鍊,右手做了一個奇怪的手勢,“雷神之怒”在路茗說完這幾個字時,整片天空陰雲密布,雷聲大作,“就是你們,就是你們害死了我最要好的兄弟,我要你為他陪葬!!!”影不慌不忙的抽出一柄紫色長劍道“原來你就是雷神路茗,符咒師軒轅翼的兄弟啊,我要立功了,嘿嘿”長劍一出,無邊的冷意席卷而至,一個巨大的虛影出現輿路茗身後的虛影對峙。

  “嘿嘿,和你們說哦,我哥哥很厲害的”軒轅雪和一群夥伴們說道,“……”

  “轟”連天空都為之顫抖,藍紫色的光芒飛騰,隻見兩道影子來回碰撞,每一次碰撞都帶起驚天動地的毀滅力。

  “看我的傲翔雷鋒”路茗放開了鎖鍊,改為操控,鎖鍊帶着絲絲電流在路茗的操控下,圍成一個太極圖,兩個點自然就是兩顆雷球。路茗操控的這個圖案,忽然雷光大放,一道解天連地的雷柱豎立下來。“有意思,但是你是打不過我的,邪光斬”紫色的劍氣凝于劍上,劍的虛影都變得有幾十丈長,“破”光柱與劍碰撞,劍逐漸或的上風,‘叮’紫色的劍劈在了鎖鍊上,路茗一口鮮血噴出,接着無數道雷光閃耀,等影破開時,路茗早已無蹤。“哼,你是逃不掉的”

  路茗的左臂被砍傷,軟軟的垂在一邊,路茗買了點東西,又去了趟醫院這才回到家裡。

  “咦?哥哥,你的左臂怎麼了?”軒轅雪看見路茗回來了,本來是要和他鬧,這一看路茗的左臂,變沒了興趣。“哥哥出了點小問題,沒什麼大事,晚上吃什麼,我請客”路茗摸了摸小雪的頭道,“哥,我已經十一歲了啦,不要再摸我的頭好不好。”,路茗微笑道:“不好”“……”

  “呵呵,那就是軒轅翼的妹妹啊,看上去很可愛呢!”一個藏在黑暗中的人笑道,“是啊,看上去好好吃”另一個人說道,‘砰’一聲那個說話的人被扣了一個爆栗,“你在說什麼?”這次是一個女性的聲音,“沒,沒,我是說該走了吧”“嗯,沒錯,是該走了”一瞬間,三個人便無聲無息的消失了。

  冥王的護法?看樣子,冥王沒出現,證明他成功了,但是從這看,事情怕是沒那麼簡單,本來打算在雪再長大些再告訴她,但現在看來,是應該讓她知道了。“喂,茗哥哥,在想什麼呢?”雪滿嘴是食物嘟嘟囔囔的,看着雪的樣子,路茗笑了,摸了摸正在大吃特吃的某人頭發,道“注意下形象嘛,免得到時嫁不出去。”“嗯?嗯。啊?噗”雪的食物從嘴裡噴了出來,正好将某個無良的人噴了一身,路茗苦笑道“至于嗎?反映這麽大,我的衣服啊,哎呦,别鬧”在他說完話的同時,小雪的手也伸了過來,掐了他很多下,“我想,哥哥也該讓我稀罕下了,是不是?嘿嘿”軒轅雪揉着兩個小拳頭,漂亮的小臉蛋上,滿是陰森。“啊!!!不要啊!!!”

  第二天

  某人頂着倆大大的黑眼圈,“哥哥,晚上我還要吃大餐”看着軒轅雪的天真的笑容,和昨天不懷好意的笑容比,完全是倆人。摸着昨天晚上被掐的紅腫的臉,和黑眼圈道“我的小祖宗,怎麼說你哥我也算帥氣,你怎麼能這樣對待我漂亮的臉蛋呢?”路茗可不是說謊,他的确夠帥,甚至比的上那些明星。隻見軒轅雪眼睛裡閃過一絲光芒,捕捉到這一點的路名,打了一個寒戰,“沒事,沒事,晚上指定請你吃法國大餐”“這還差不多”“呼,今天就不送你了,我的臉……”“嗯?”“沒事,沒事,呵呵”

  “哎,我的臉那”回到房間的路茗,照着鏡子摸着臉苦笑道,“小雪啊,你怎麼能這樣啊!哼,小心以後嫁不出去,哼”(-_-!,這倆人)

  在這座城市的某個角落,一個身着銀衣,擁有一頭銀發,還帶着個面罩的奇怪的人,緊閉雙目的走在街道上,仔細一看這個人,正是那天以一己之力重新封印冥王的軒轅翼!

  “冥王,等你再出現那天,我一定不會再輸給你,為了我們軒轅家族,下次不是封印,而是滅亡”軒轅翼自言自語,街上的人看他都躲得遠遠地,他散發出的若有若無的強者氣息,就算是普通人也感受得到,“别怪我銷聲匿迹,我要在三年之後一舉消滅他,原諒我路茗,小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