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裡,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緻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8 17:24:18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将枯羽
  4. 枯葉色的翅膀

枯葉色的翅膀

更新于:2018-03-17 12:13:43 字數:3118

  “四川理工大學?不好不好。”“湖南農業大學?不要。”“甘肅中醫學院……”“啊~”葉林楓擡起兩隻爪子亂抓自己頭發,“媽的,到底選什麼啊!怪老子沒考起清華北大。”這個略顯英俊的少年噌地從凳子上站起來,一米八五的身材,要不是頂着一顆頹廢的腦袋,再理一理滿頭的雜毛,竟還有些玉樹臨風。“算了,等會兒再說。”葉林楓從桌子上抓起一把白色的塑料梳子,随意在頭上刮了兩下,這是昨天晚上他從便利店買的兩塊錢的一次性梳子。“同樣是人生大事,當然約會最重要!”葉林楓對着窗子上映出來的影子照了照,頭發稍微有點模樣了,略微撇向左邊,剛好沒有蓋住眉毛。不過任然是頂上翹起一兩根,其他的就紮堆的,一層一層趴在他頭上。“不錯!”不知道他從哪裡找到的自信在他臉上撐起得意的笑容,潇灑地從衣櫃裡取出一件米色風衣套在他身上的白襯衫上。約出來的人是他仰慕已久的女孩左依。就像是她的名字一樣,左依是一個體型瘦小的呆萌型女孩,高中的時候,葉林楓在二班,她在三班。雖然葉林楓勇敢地,通過一本鄧紫棋寫真專輯的代價,成功的收買了她的閨蜜,在她閨蜜的幫助下終于得到了左依的QQ号,并且還打搭上了幾句話。“不過那家夥還真夠哥們,”葉林楓認為他已經成功了,左依都被他成功地約出來了!接下來就剩下浪漫的表白,然後就水到渠成的在一起了。“當初就一本專輯,她還真努力的幫我創造機會。”葉林楓回憶起左依閨蜜當初拿到專輯後兩樣放光地拍着胸口給他保證:“放心!我本地人!保準幫你幫到位!誰要敢妨礙你,我有一百種方法讓他在這個城市待不下去!”結果她還真的是幫到了位,說盡各種好話,每次和左依走在一起的時候看到葉林楓就招呼過來,接着扮演尿頻尿急患者。可惜了這個神輔助,adc太菜。葉林楓每次看見左依就找不到話題,好不容易制造出來了獨處的時間卻不敢上。不過這次,終于成功把左依約了出來,雖然是借着為高考結束舉行年級同學會的借口。雖然說是同學會,葉林楓早就收買了一些男同學,答應送他們每個人一個英雄聯盟的英雄,要求他們估計着時間挨個給他打個電話,編各種理由,就說來不到了。而女同學那邊交給左依閨蜜支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想着自己完美的計劃,葉林楓忍不住仰天大笑,雖然現在實在約定的集合地點——星巴克。“一點了,差不多該到了。”葉林楓心慌起來了,現在他才覺得十多二十個男生說不來就不來了好像有點奇怪。“哈~”葉林楓把手蓋在自己嘴和鼻子上,哈氣,檢查有沒有口臭。“五分鐘了”葉林楓正了正自己的衣領。“十分鐘…”“叮叮叮叮…”安卓原版鈴聲響來,葉林楓感覺摸出手機,他終于發現他太緊張了,因為他的手在發抖。“喂?诶!楓哥兒啊?哦哦,那個實在抱歉啊!我…”“行了行了還沒人來呢。過十分鐘再打過來。”“哦…嘟嘟嘟”“喂!诶!楓…嘟嘟嘟”葉林楓焦躁的挂斷了電話,手垂下來把手機放在一邊,二十分鐘過去了,左依她不會放我鴿子吧?葉林楓急了,要是真的放他鴿子,他就要和一群女生度過一天。“喂喂喂,快來啊。”葉林楓右手拖着鰓望着窗外人來人往。飄起了幾滴小雨,劃過摩天的大樓。一個纖細的身影搖晃着一頭剛剛過肩的黑色長發,飄進葉林楓眼簾。“诶!左依!”葉林楓看到她在人群裡低下頭,在人群裡擠來擠去,逆着人群走去。“不會是記錯地方了吧…”葉林楓感覺跑出星巴克,眼睛一直盯着左依,生怕她别淹沒在人海,“感覺去找她”葉林楓擠開人群,向着左依那個方向走過去。不知何時,人群不見了,隻有稀稀疏疏幾個人走在街上,左依就在前面,可是好像他們有意地遠離了市中心一樣。葉林楓張開嘴巴想要叫住左依,可是卻感覺發不出聲音,他總覺得要是叫住她,好像會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那就悄悄跟着吧!反正以前不是沒幹過這種事情。葉林楓發現左依始終用左手捂着右手小臂,“難道…”他感到渾身一冷,一顆汗珠從頭上滾下來,現在隻有他們兩個了,左依把他帶到了一個破舊的小區,在這個角落裡張滿了青苔,看起來不像是會有人來的地方。“呼,呼…”左依彎下腰靠在牆上,透過唯一幾束穿過頭頂樹葉而照下來的幽暗的陽光,葉林楓可以看見本來被左依可以藏起來的右手,指尖滴下了什麼東西,葉林楓不用看都知道那是血。“不不不,你怎麼了?”葉林楓慌了,在他眼裡左依一直是一個很乖的遵守學校規則的模範學生,這麼想也想不到她會和打架鬥毆扯上關系,難道是遭到搶劫?不會啊!大白天的!看着左依指尖不斷滴下的血珠,他想去抱着左依,可是他的腿卻定在那裡,不是礙于關系,而是他不敢,他感覺現在的左依似乎讓他根本不敢靠近。于是便隻留下了鼻子莫名其妙的酸楚。“小楓啊…嘿嘿…同學會果然是騙我的吧…”左依看着地面,一小片厚厚的青苔*被她的血染成了暗紅色。“我…我還有話想跟你說的啊…謝謝你能…咳咳…來…”左依緊緊握住右手小臂的左手終于松開了,改為捂着嘴劇烈地咳嗽。“你,你怎麼了?誰把你弄成這樣?”葉林楓終于清醒過來,慌忙着跑過去。“媽的,誰,到底是誰…”葉林楓眼淚不受控制地湧出來,“别說地好像要死了一樣,不就是受了點傷嗎,會好的,會好的。”葉林楓扯下他的襯衣裹在左依右臂的傷口上,像是刀傷。“告訴我是誰,我要殺了他!”葉林楓發了狠心,這句話好像不是從他口子說出來一樣,以前說這句話要不是開玩笑要不就是一時沖動。可是今天,他也不知道怎麼的,就是感覺這句話裡充滿了悔恨,決心,就連他自己都怕自己會立刻沖過去撕了那個混蛋。“嘿嘿…你果然會這麼說啊…”左依趴在他肩膀上,“你在這裡真是太好了,我還有話想跟你說啊…”“不!!!”葉林楓手臂突然觸碰到了一個冰涼涼的東西,不知道什麼時候,一支透明的長矛已經将左依的胸口貫穿,長矛的前端剛好斜擦過葉林楓的胸口。“…”左依嘴巴一張一合,似乎再說些什麼,可惜葉林楓聽不見了,他隻能感到左依微弱的呼吸漸漸中斷,她柔弱的身體從他身上滑下,最終無力地癱倒在地上。淚如泉湧,葉林楓瘋了似的”掏出手機“120,120,120!”顫抖着按着屏幕上漆黑的按鈕。“不要死啊!求你了!”最後他無助的把手機扔到一邊,沒有信号。“不要死…”他嗚咽了,本來隻是個暗戀的女孩,也許他們關系還沒有他和幾個哥們兒親近,可是回想起她滑落時,安然的眼光,恬靜的面容。好像一切的結束了,這最後的時刻能在他身邊真是太好了一樣地,無力地滑落。他的心好像都在那一刻撕裂。葉林楓瘋了一般的掰斷了插在左依胸口上的透明長矛,他撿起手機,用襯衣把左依的身體蓋起來,這時候才發現左依其實穿着一身校服,一身典型的倫敦學校校服,而且校服胸口處印着一隻枯葉色的翅膀。他先記下來這個唯一的線索,再用風衣把自己身上的血迹遮住。冷靜下來了,葉林楓抓着手機跑出了這個廢舊的小區,他得找個有信号的地方報警。跌跌撞撞地跑出小區,“媽的,快啊。”葉林楓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信号欄。“喂!你小子!耍瘋了是吧?!”“痛痛痛!”葉林楓突然被一個穿着大大咧咧的女孩揪住耳朵,“多多?!”葉林楓終于見着一個人了,從上去就抱住,她就是左依的閨蜜,多多。“幹什麼,幹什麼!”多多被他突如其來的舉動吓到了,趕緊推開他。“你幹什麼?!瘋了嗎?也對,和左依的約會都敢水!”“左…依”“對啊,她現在和其他人去看電影了…而我呢,中途偷偷跑出…”“左依在哪裡?她出事了!天啊!快快快,手機借我,我要報警,媽的,我要殺了那個混蛋!”那個柔弱的身體剛剛無力地滑落在厚厚的青苔上,淚水奪眶而出,葉林楓瘋狂的搖晃着多多的肩膀。“诶诶诶,别晃别晃,怎麼了?慢點說”“左依,剛剛,在哪裡…”他指着那個陰暗的小區,卻始終不忍心說出左依已經遇害,他害怕說出來,他以為這隻是一場噩夢,那個地方隻是噩夢的源頭。“左依?你确定是左依嗎?她…她一直和我在一起啊…剛剛才分開的,根本沒有去過那種鳥不拉屎的地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