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裡,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緻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8 16:47:18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遺落的藍墜
  4. 第一章

第一章

更新于:2018-03-15 18:07:06 字數:2836

字體: 字号:
遺落的藍墜目錄
共2章
  陽光略顯灰暗

  病房内的窗戶開着,一陣風吹來,一片百合花瓣随風落在病床奇軒的胸口。

  鏡頭由遠至近拉至特寫:孫奇軒安靜的睡着,嘴角微微笑着,安靜祥和。

  湖面泛起層層漣漪,一切顯得是那麼平靜安和,一葉滑落至湖面,飄落,孤獨.奇軒落入湖泊中。但他不會遊泳,在湖泊中,他顯得那麼自如随意,一切宛如在地面上一樣。一陣輕快的音樂響起,伴随着音樂聲,奇軒胸前的吊墜随着湖水的波動漂浮到奇軒面前,吊墜慢慢張開。

  奇軒睜大眼睛,專注地盯着吊墜,裡面呈現出一個人物。

  畫面拉至奇軒胸前的吊墜.吊墜内泛黃的相片中一幅微笑的面孔,慈祥,安靜。

  奇軒看着吊墜内的相片淺淺的笑了,笑的是那麼幸福。漸漸地,漸漸地,奇軒消失在了我們的視野中,仿佛沉入了湖底,消失在這片湖泊中!

  啊……

  孫奇軒一位天蠍座的男生。生來一副孩子般的臉,稚嫩略顯成熟,深邃大眼雙眼皮,一頭的自然卷發,顯得他是那麼的浪漫而富有精神。鏡頭慢慢下移,脖子上戴的水藍色淚狀項鍊吊墜泛着一絲微弱的光。

  奇軒:“為什麼?是誰?是誰動了我的電腦?我的資料文件呢?誰改了密碼?是誰?”

  奇軒他那不信與懷疑的眼神近似瘋狂起來!

  聞聲趕來的柳寂彥顯得有些慌張:“怎麼了?出什麼事了嗎?”柳寂彥慌張焦慮的表情。長發瓜子臉,射手座的她,充滿了好奇,戴一副眼鏡,仿佛是在掩飾着什麼?

  柳寂彥看到眼前的孫奇軒是那麼的失落,她不知道說什麼才好,對她而言,丢了文件資料是相當嚴重的事,這也意味着,此事非同小可。

  奇軒:“寂彥,你能告訴我,這是誰幹的嗎”?寂彥:“這個我真的不好回答。”

  真在他倆感到困惑的時候,門自然開了。但很奇怪,沒有人進來,随既便關上了。

  在門即将關上的那一瞬間,寂彥一陣冷意湧上身體。寂彥悄聲自言:“怎麼這麼冷啊?”

  寂彥扶了扶眼鏡,眼神中充滿了不信和難以置信,仿佛她看到了什麼?她的表情顯得緊張不安。

  奇軒:“460438,寂彥,是你在說話嗎?”奇軒失落的表情一掃而空,興奮的他嘴裡念叨着--460438。敲打着電腦。奇軒:“開機了,開了,密碼解開了。”寂彥:“啊”!奇軒:“你怎麼了”?寂彥:“沒什麼,謝謝!”寂彥看了看奇軒,她的眼神總是那麼的不安,仿佛她看到了什麼不該看到的物體?

  奇軒:“你這是怎麼了,眼神怪怪的?460438,你是怎麼知道這數字的?”

  奇軒向後退了幾步,手扶辦公桌,依坐在那。寂彥試着放松自己,盡量不讓奇軒看出她的不安。吸了口氣呼出,笑了笑。

  寂彥:“460438,這是員工編号的後幾位數字。但是……”寂彥低頭自言自語:“我要不要告訴他,我剛看到的一切,和這幾位數字的故事呢?告不告訴呢?”

  奇軒:“你這在念什麼經呢?神神秘秘的?”

  奇軒的一句話,倒把寂彥吓得退後了幾步靠在門口。寂彥:“奇軒,你想吓死我嗎?460438是員工編号,正如我的編号01450230,你可以順着這個編号去查,應該可以找到誰是背後黑手。”

  一位身着工作制服的女生悄悄進入,到奇軒的辦公桌前敲打着電腦,許久才離開辦公室.她形色匆匆,沒有注意到她的面孔,鏡頭中隻有她那焦急與專注的眼神,似乎在尋找着什麼?動作謹慎且不失慌亂,好像一切都如事先安排好的一樣!

  陽光在正午時分是那麼的明媚燦爛,街旁的鮮花開的正豔,柳枝飄飄,蝴蝶翩翩,行走在這,可以探息到自然之味與花香。可有誰者,駐足停留過呢?街道兩旁忙碌的行人與這景色形成一種反差的對比,各個腳步匆匆,穿插在行人中!

  餐廳門童:“歡迎光臨,兩位裡面請。”

  奇軒與寂彥來到餐廳靠窗邊的位置坐下,陽光正好照射在他們面前。

  奇軒:“來一杯焦糖瑪奇朵,多加點焦糖。再來一杯雪山梅峰。甜點喜歡吃點什麼?寂彥。”寂彥:“來一份抹茶蛋糕和紫薯蛋撻。謝謝!”服務生:“好的,二位稍等。”奇軒疑慮道:“寂彥,其實我知道是誰了。但她已經離開公司了,就不必再追查了。沒什麼意義了。”寂彥懷疑道:“難道是昨天離職的許梓苘?她不是工作挺好的嗎?怎麼就不做了呢?”奇軒正要回答。“打擾一下,你的咖啡與酸奶。請慢用。”寂彥:“謝謝!”

  奇軒拿起咖啡杯喝了口,看着窗外:“是她,許梓苘,所以這是不用再查了。”服務生:“您好,您的抹茶蛋糕,紫薯蛋撻。請慢用。”寂彥:“謝謝!”

  寂彥向上推了推眼鏡,拿起瓷勺攪着杯中的酸奶,紫色與白色交融着。她看着眼前的向着窗外望去的奇軒,她仿佛意識到了什麼?拿起瓷勺将勺中的酸奶放入口中吞下。

  奇軒轉過頭來,喝了口咖啡:“今天多少号?寂彥。”寂彥:“6月20号啊!怎麼了?”奇軒:“沒事,随便問問。”寂彥:“我可以問你一個私人問題嗎?奇軒。”奇軒:“沒事,你問吧!”寂彥:“關于你母親的事,你知道多少?”

  他并沒有當即回答,隻是端起咖啡杯喝了幾口放下。

  奇軒:“說實在的,我對我母親的了解并不是很多!自我懂事的時候起,就沒有見過我媽媽,就連家中也沒有她的任何照片和關于我母親的物品,沒有!唯一留下的也隻有這個吊墜。”說着便托起胸前那淚狀的吊墜,水藍色。奇軒低頭看着托起的吊墜,久久不語,一滴淚水滴在了吊墜上。

  許梓苘,體格顯得高挑,得意的眼神中帶有一絲笑意,娃娃臉,準确的說是蘋果臉,圓圓的,甜甜的。可愛調皮的大眼睛,表現出一種快樂與自在。身穿工作制服,懷裡抱着文件夾,着急走向她辦公的地方,恰巧正與低頭撥電話的奇軒相撞,文件灑落一地。奇軒彎腰蹲下幫忙撿文件稿,擡頭看到梓苘時,他愣住了,正在這時他手機響了,打破了這僵局的場面。騎軒接起電話起身離開:"您好!尚傑.今天下午您那邊沒事吧?我有事想找您談談,您安排一下。”梓苘收拾完灑落在地面的文件,回頭看了幾眼正在接電話遠去的奇軒。正至午休時間,辦公大廳的同事們都相約出去,個個伸着懶腰離開。唯有梓苘在自己的辦公區忙碌着,一位同事過來約她一起出去。梓苘整理文件敲打着電腦:“您們去吧,我還有工作沒做完,等忙完了再去。”同事:“你呀!真把工作看的太重了,典型的工作狂。那我們先去了,你先忙着。”說話間,幾位女同事相繼離開。整個辦公大廳唯有她在忙碌的敲打着鍵盤。

  忙碌完工作的梓苘走出大樓,在對面的小南門奶茶店向戴眼鏡的帥哥店員點了杯雙子奶茶轉身離開。鏡頭由遠至近拍攝小南門奶茶店與梓苘離開的畫面。梓苘手握奶茶靜靜的品味着,不知不覺中走到了街道的巷子口,一株開滿黃色的徘徊花(野玫瑰)開始凋零,她停下腳步問着花香,拿出手機随機拍了幾張照片。梓苘:"徘徊花前總徘徊,細思量,為情一世總成空,轉青卷!”她苦笑道:“什麼時候我也變得這麼傷感了呢?轉青卷,哎!”特寫:梓苘拿起放在一旁的小南門奶茶,伸出手觸摸了一下花瓣離開。在她離開的那一瞬間,清風吹過,吹落的花瓣與她遠去的背影相得益彰。畫面由飄落的花瓣與背影慢慢由遠至近,定格在那層層落下的花瓣上。

  北京這座城市中的日落伴随着陣陣汽笛聲,鴿子成群回巢。火紅的火燒雲慢慢向西山移去,湖光山色已暗去,城市街頭的燈開始亮起,路面的行人匆匆。

字體: 字号:
上一章
遺落的藍墜目錄
共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