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裡,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緻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8 16:29:06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末世重生之召喚大師
  4. 第八章 “小”浣熊

第八章 “小”浣熊

更新于:2018-03-15 14:32:25 字數:3439

字體: 字号:
  第八章幹脆面之熊

  不管這麼樣屍體還是要摸的,在掏青蛇晶核的同時他還得到了兩樣東西,一塊灰色的石頭,還有一個金色的硬币。

  爐石(消耗品)

  設定一個坐标,可轉移使用爐石時在半徑兩米的範圍内的所有物品與生物,使用時不能做出動作否則判定失敗,使用倒計時5秒,被攻擊時立即失敗。

  命運硬币(消耗品)

  随機獲得一樣物品。

  幸運硬币嗎?張銘把它和抽獎機會歸為一類,把這三樣東西放進了一個小袋子裡一起放進空間背包。

  E級技能書那也要E級才能使用,爐石嘛現在還沒有個安全的坐标,硬币則等到自己先安頓好了以後再和低級抽獎一起使用。

  他收集晶核的動作很熟練,不一會兒就收集好了。

  叫了烏察爾一聲讓他收拾一下,就拿着那把三叉戟捅死幾隻聚過來的喪屍,和烏察爾一起走在隻有喪屍和進化獸的大街上。

  當然張銘也不會那麼蠢,就這麼傻傻悠閑的走在大街上,能不被人注意到才怪,這多虧了烏察爾,烏察爾的潛行技巧很高,也不知道他從哪裡學來的技能,可以讓包括在自己在内的四個人同時進入潛行狀态,而且離施術者距離不可以超過4碼,時間還有一些限制,不過這對于這個技能的效果來說微不足道。

  期間張銘和烏察爾都服用着F級喪屍的晶核,慢慢的積累張銘的體質也達到了正常人的七倍,他們在路上趕了一會兒路後,來到了一所這裡最大的一家動物園。

  一來就送上來了一隻兩米多高的浣熊,這位幹脆面熊哥比想象中兇猛一點,刺進它的眼眶後還沒刺到大腦熊哥就果斷的暴怒。

  “嗷!”

  浣熊開啟了暴走,瞬間力量大增,速度也有了明顯的增加,雙目赤紅,對此張銘隻能無語:不就是瞎了隻眼睛嗎,至于嗎,反正你本來就是熊瞎子嘛,還搞得打了雞血一樣,不過看它這樣很容易就可以看出即使是張銘以常人七倍的力量,也無法與這隻熊哥匹敵。

  于是張銘很明智的開啟網遊打怪的一種用法“放風筝”,和浣熊保持一個它攻擊不到的距離然後用箭射死它,這種方法對無腦的網遊小怪絕對是最有效的,但對進化後還保留着一定智慧的進化浣熊的效果就不是很好了。

  這浣熊雖然蠢,但看到自己怎麼也打不中敵人,而敵人卻可以擊中自己并且消耗自己的體力,漸漸體力不支的浣熊便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終于扭頭就跑,但張銘早就知道它的意圖,剛才隻是跟它玩玩而已。

  把硬弓拉成滿月,瞄準着背對這張銘的浣熊的後腦,放開了緊握箭支的那隻手。

  “噗!”

  這支箭如同脫籠之鳥一般,急速飛射,鐵制的箭頭狠狠的射入了那隻浣熊的後腦,還飛濺出一些乳白色的腦漿。

  “咚!”

  浣熊的眼睛失去了神采,腦死亡後整個身體還依着慣性奔走了幾步,但終于還是無力的倒在了地上。

  張銘并不在意那飛洩出來的腦漿,戴了個手套就把後腦的弓箭拔了出來,不過看這弓箭連箭頭都變的鈍了起來,就知道這浣熊的後腦保護肯定很堅硬,這個弓箭的樣子已經有些不完全,看來它最多隻能再射死幾個喪屍就無法再次回收使用了,但張銘還是比較節儉的收了起來,雖然背包裡面還有好幾百支箭。

  掏出它腦袋裡的晶核,,讓他最期待的終于來了,

  “摸屍體,摸屍體,來吧神器!來吧技能書!在多我都不嫌多。”

  烏察爾又巧合的看到了張銘的樣子,打了個寒顫,不過之前就有了一次這次顯的還是比較淡定了,至少沒有被系統打小報告。

  張銘在浣熊巨大的屍體下面摸了摸,“咦?”

  張銘皺起眉頭,“說好的技能書呢?說好的神器呢?這麼一個也不爆啊?”

  雖然是這樣說但張銘的心情還是沒有太大的波動,主要是吐吐槽,無語一下,并且發現還有點爆率這種神奇的東西,不過張銘也是知足了他也不會苛求太多,畢竟比起以前在貧民區裡衣衫褴褛的找東西好多了。

  他們的主要目的地是這個大型的動物園,雖然裡面的生物幾乎都是進化怪物十分危險,但這也是提高實力的最好場所,這就是張銘和烏察爾來到這的主要原因。

  這裡絕對有實力超越他們的進化生物,光是剛進門就跳出來的浣熊就有着至少七倍的力量,不過張銘是身體的哪個方面都進行了七倍的體質強化,而且光是技巧來說他就可以完爆浣熊這隻無腦生物,需要注意的是浣熊的狂暴,這是很多野獸都有的一個技能,能讓身體的力量大增,其行動速度,攻擊速度之類的對肉搏有着很大效果的方面都會有不同程度的幅增,很多人就是以為進化生物很好對付,忽視了這個技能被臨死反撲殺死了。

  除了狂暴還有許多的技能,比如控火,控水,溫度,控土,密度之類的,這些技能不是隻有進化動物才能擁有,但在人類的手裡就不叫技能而叫異能了,因為進化的生物中,對技能運用能力最強的種族就是人類,所以稱之為異能,而其他的進化生物則是異能的粗簡運用。

  但并不是說其他進化生物就不如人類,反之,進化生物先天就比人類孱弱的身體強大而進化速度更是人類不可比拟的,人類的聰明頭腦可能就是上天給人類的補償吧。

  除此之外人類的潛力也很強大,至少到張銘生活的三百年後進化者們還在向前摸索。

  吐了個槽後,張銘與烏察爾進入了動物園開啟了升級打怪的模式。

  不過這裡的怪物很厲害,遇到個别危險需要使用槍械的怪物時,拿不出槍就被宰了那感覺雖然酸爽但張銘是肯定不想經曆的。

  于是張銘把改造MP5插在了大腿的包裡,這把MP5是步槍,所以不會像手槍那麼方便攜帶

  烏察爾這時讓張銘把他的背包放進張銘的空間裡,想必烏察爾也感覺到了那些個别強大的氣息,覺得沒有這個背包時自己更加方便戰鬥。

  張銘面色囧了起來,他的空間背包的十六個格子已經被塞滿了,這下除了放在空間背包裡的東西都要自己背着了。

  “唉。”張銘并不氣餒,說不定以後會有增加背包的道具,而且得到十幾個格子裝東西他已經很滿足了,對于末世裡的其他人來說他太幸福了。

  烏察爾開動了能讓雙人隐身的技能後,兩人慢慢的向着一個方向潛行過去。

  烏察爾沒想到張銘隐藏氣息的能力不錯,至少和他差不多了,這種近乎沒有存在感的隐藏能力再加上潛行的效果不使用專業的工具很難讓人發現,也不知道是誰教給張銘的。

  光是這一手再加上一點耐心,足夠張銘在他的大陸上成為一個出色的盜賊了。

  這時的張銘也在想點别的事情,張銘想,烏察爾這群隐的效果如果再加上爐石,這效果一定很好,至少在戰鬥中對方沒有發現的情況下是可以無聲無息的逃走了。

  他們的聲音很輕,輕到幾乎聽不到,除了他們特意壓制的腳步聲,他們的呼吸也放緩了很多。

  已經很難有進化動物可以察覺到這兩位隐形的殺手了,但有着很強感知的動物還是能在一定範圍感覺到他們的。

  張銘特别測試了一下,發現腿部強化的進化兔能在張銘和烏察爾來到距離5米的範圍内察覺到拔腿就跑。

  當然張銘和烏察爾如果不動,兔子主動來到他們周圍如果他們不動的話也是很難察覺到他們的,而且長耳兔是因為它身體的結構問題,聽覺特别靈敏,如果遇上其他進化生物多半會倒在烏察爾的刀下。

  因為這個實驗,他們宰了一隻進化的長耳兔,确定百米以内沒有其他進化生物後他們就開始了燒烤,燒烤完後,張銘立刻熄滅了火焰,在野外燒烤時時間要盡量的縮短,否則飄逸的燒烤味道雖然不會吸引來喪屍,但往往會吸引來喜愛烤肉的野獸。

  咬了一口長耳兔的鮮美兔肉,才發現現在的天色已經變晚了,在他們這個角度可以看到逐漸下降的太陽。

  不過張銘可沒有心情來欣賞太陽,他看到落下的太陽第一的反應就是睡的問題,還好的是烏察爾說他的包裡面帶了帳篷,不過沒有枕頭,于是張銘去砍了幾根進化了但無意識的樹的樹枝把那把三叉戟當成錘子,砰砰砰的固定在了帳篷的四角。

  張銘把樹枝敲好後,收拾了一下烏察爾的旅行包再次放回了空間背包裡。

  然後突然想起了什麼,笑容滿面的向着烏察爾遞了一根煙,“兄弟,來跟煙不?。”

  烏察爾突然又打了個寒戰(為什麼是又呢?),沒接煙,盯着他“幹嘛?”

  “今晚你守夜怎麼樣。”

  烏察爾無語“就這個事?”

  “恩呢。”

  烏察爾聳聳肩表示沒有壓力“好。”

  張銘看他不抽,自個叼上打火機一點,抽了一口一會後吐出了一個煙圈,臉上還一副享受的神情,好吧烏察爾承認他有興趣了。

  于是他向張銘要了一根,點上火,除了第一口時沒适應過來嗆了一下,第二口就适應過來了,并難得的贊的一句

  “不錯。”

  烏察爾不久就抽完了,然後面無表情的轉了個頭看向張銘,張銘肩膀抖了一下,他被吓到了“怎麼了?”

  “再來一根。”

  張銘無語,他還以為什麼事呢,于是很大方的把一盒和打火機都給了烏察爾。

  烏察爾接過後又瞄了他一眼,這麼幹脆的送了估計還有很多,于是很愉快的決定下次再繼續要,如果張銘知道的話一定會吐槽:烏哥你所謂強者的節操呢?

字體: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