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裡,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緻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8 17:29:59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獵魔魅
  4. 第一章 遇劫!

第一章 遇劫!

更新于:2018-03-15 15:17:44 字數:3320

  寬敞平坦的的官道上,一隊運送着大量貨物随行押送人員起碼上百的商隊馬車浩浩蕩蕩的行駛着,禦馬行在最前面的是一個看上去十分年輕的男子,剛毅俊秀的臉上不長一點的胡須,挺直如峰的鼻子,勻稱紅潤的嘴唇輕抿着,.雙目似箭的注視着前方,嚴肅的臉上不帶一絲其他的表情。

  可能是跟随了這個年輕人日子久了的緣故,他身後一隊身着制式勁裝,領口上都秀着一個紅林字樣的護衛同樣的一副嚴肅的樣子,隻有提在手裡的武器,偶爾會碰觸出一些铿锵聲。

  哒哒,哒哒。。。。。。。。平緩的馬蹄聲響徹在寂靜的道路上,兩旁茂盛挺拔的常青樹搖曳着枝條。咻咻,咻咻!忽然在茂密的枝幹上面飛射來了幾十支箭矢,銳利的箭頭刺破空氣直逼着商隊而來!

  不好,有埋伏!大家準備作戰。為首的青年男子剛吼完這句話,踏在馬镫上的雙腳用力一蹬整個人就已經在空中飛射了出去!咚!一聲厚重的落地聲響起,連帶着一圈土灰飄起,那青年男子揮刀劈斷了一棵有兩人腰粗的大樹。

  啊!的一聲慘叫聲傳出,一個半裸着身子的壯碩男人應聲被砍去一半的身軀,年輕男子立在一斷殘軀前,兩眼狠厲的掃向四周。在他的身後随行的馬隊護衛都訓練有素的排開隊形在一些駕車的車夫,壯丁護在後面抵擋着破空而來的飛箭。

  不知是誰?居然有膽來劫我們林氏商團的的貨!年輕男子似是知道自己的帶出來的手下可以解決掉那些偷襲的暗箭,也不回頭去看一眼,隻是望着深處的樹林低沉的道;

  哈哈,不愧是秦蕭,這麼年輕就能當上林家護衛隊長的職位果然是一點手段!肆無忌憚的大笑聲從樹林裡傳出,一群彪悍的大盜擁簇着一個留着寸頭的中年人現出了身來,而那無忌的笑聲就是有這中年人嘴裡傳出的。

  虎勳盜團?秦蕭目不轉睛的盯着那寸頭大漢,握在手裡的鋼刀轉動了一下。

  恩,沒錯,我們就是虎勳盜團,沒想到秦大護衛長您還會知道我們!那虎勳的首腦寸頭漢子微微一笑,不急不緩的道:好了,多餘的廢話我也不想多說了!留下貨物,你們可以活着離開。

  呵,留下貨物?這個我好像做不了主,因為我領到的命令是要将他們送到地垣城裡去。不知道虎勳團長可不可以讓我順利的完成這個任務啦?秦蕭提刀抗在肩上,斜過眼瞅着寸頭大漢問道;

  哈,我很欣賞你這樣的人?這樣吧,如果你願意退出林家加入到我們虎勳的話,那我就可以取消這次的行動。否則的話,你秦大護衛長到底有沒有實力安然的帶着你的手下從這裡離開,就得問問我手中的刀了。寸頭團長一臉輕松的笑道‘

  哦?這麼說虎勳團長對自己很有自信咯!那我還真想看看你到底能奈我何!話音剛落秦蕭抗在肩膀上的大刀猛然劈出,就見刀鋒上閃起一團白光,一個半弧形的刀芒直奔盜賊團長而去。

  好,那我今天就試試你秦蕭的實力到底是不是像外面傳的那麼強大!寸頭團長抽出腰間的彎刀,如出一轍的劈砍出一個扁平的刀芒,兩個刀芒撕裂長空狠狠的碰撞在一起!

  砰!璀璨的銀光閃耀四周,震耳欲聾的響聲伏滅,出現在衆人眼前的是一個半徑一仗左右的深坑,沙土飛揚,再觀秦蕭兩人同樣是在這試探性的交鋒中各自退了兩步,兩人的氣力修為居然是鬥了個旗鼓相當!

  凝氣化珠後期!凝重的低吟聲從秦蕭嘴裡脫口而出。面前的這個強盜團長的武功實力卻是也跟他一樣都是處在凝氣化珠的後期,端是不弱。這讓秦蕭覺得今天或許自己真的很難完好的把自己身後的這些人給帶回去了。

  秦蕭所在的城市名為宣雲城,是一個受帝國管轄治理的小城市,一般像這種不算富庶的地方,基本上是很難培養出一個武士,這其中,天賦,背景,後天的努力缺一不可。就比如秦蕭擔職的林家,家族中的武士還不到兩手之數。

  而這稀罕的不到十個人當中,還有一半以上隻是納氣蘊體的修為。凝氣化珠的武士林家包含秦蕭在内也就隻有三個,其他兩個還是處在凝氣階段的前期。納氣蘊體,凝氣化珠,這兩個武道修為階段層次,又都被分出三個小階段,也就是初期,中期,後期!

  所謂的納氣蘊體階段就是常人通過每天高強度的鍛煉自己的筋骨,氣力,以求刺激穴道毛孔吸收天地中無處不在的靈力,當靈力吸收到一定的程度,就會自主的在人的體内循環遊走,幫助清除人體積雜的雜質,蘊養,強化筋脈!

  而凝氣化珠的意思就是說,在體内的靈氣累積到一個頂點的時候,就會遊聚在丹田處,量變達到質變!靈氣會凝聚出一顆隻有小拇指頭大小的氣珠。這個時候就可以稱之為凝氣級的武士了。

  在‘凝氣;這個階段之上還有很多強大的階層,隻是那些武道階段,就猶如是個望不着邊際的天塹,要跨域過去談何容易!上千個凝氣化珠的武士裡也不見得能有一個可以突破到那些使人心馳神往的境界。

  秦蕭,今天我就跟你講吧,無論如何你是肯定無法從我虎勳的手中輕易走掉。我虎勳之所以能有今天這般規模,并不是單單隻靠我一個人闖出來的。寸頭虎勳的話一講完,周圍的樹林裡瞬時閃現出了百多個虎勳強盜團的成員。

  這總共一百四五十人的虎勳強盜,有的肩上背負着弓箭,有的握着長槍,有的使着棒槌……..滿臉兇光一看就知道都是久經戰場的人,但是更讓秦蕭心驚的還是這一百幾十人當中,除了虎勳之外還有一個凝氣化珠的前期的武士!

  而反觀秦蕭這邊帶出來的三十多個商團護衛也就兩三個修煉到了納氣蘊體中期的人,其他的護衛根本沒有半點氣功修為,隻是身子壯碩,會使些武藝而已。倘若跟那個虎勳的凝氣前期武士拼殺起來的話,那隻怕不消多久自己帶出來的這些商團護衛怕是都要折在這裡了。

  那些林家的護衛,擋完了飛射的箭矢之後似是也看出了情況的不妙,但他們的臉上沒有半點的慌張,隻是散開來将全部的馬車,雜役人員圍護在内。目光如炬的看向秦蕭。

  哈哈……..虎勳,你以為你那邊多了一個凝氣前期的武士就能将我押的這些貨物給吃下嗎?如果這人也是凝氣後期的話說不準我還會正視一下,但可惜……要讓你失望了。

  虎勳!秦蕭朗笑着喊道:今天我就讓你看看就算是同為凝氣化珠後期,你跟我的差别還是同雲泥之别一般。

  狂妄自大的小子!怪不得我今天就要心狠手辣了!兄弟們給我殺!虎勳樣子猙獰的吼叫道;他本想要懾服秦蕭為他所用,但使不得是該先殺殺秦蕭的銳氣了。

  殺!殺!殺!百多個虎勳的強盜厲聲喊叫着,握着手中的武器沖了上去。

  好!死在我手裡的強盜歹徒也不少,今日就再添上兩個凝氣修為的武士,也讓一些江湖宵小知道,劫我林氏商團的貨物要準備付出什麼代價。秦蕭大叫一聲,腳上步伐變幻,拉扯出一道模糊的殘影,迅捷的鑽進了一大群強盜當中。

  噗,噗…….聲不斷響起,那是秦蕭到起刀落間取掉的一條條性命。刀芒肆虐在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下斷魂于秦蕭刀下的強盜已經有二十幾人。令得一旁原本還滿臉獰笑的的虎勳等幾個頭目目瞪口呆。

  老大!他怎麼這麼強!一刀之間數人喪命!好恐怖的實力啊。虎勳的身邊那一個有着凝氣化珠前期實力的強盜頭子不可置信的喊道;

  快,

  快去幫忙!再樣下去就算我們到最後能夠勝利,隻怕手下也不會再餘多少弟兄了。虎勳沒有回答那個頭目的話,因為這也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原本是想靠着這百多個手下先磨疲秦蕭的氣力,最後輕而易舉的将其拿下逼他加入到自己的虎勳。

  可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秦蕭的實力居然強的這般離譜,同為凝氣化珠後期,如果換做是他對上這些身手不弱的強盜,他自知他無法像秦蕭應付的那般輕松。

  在虎勳他們談話到沖上來的這幾秒時間,已經又有四五人死在秦蕭的刀下了。而且看秦蕭的樣子還不曾有多少的疲乏感。再這樣下去可以毫不客氣的說,要是虎勳他們幾個頭目不出來的話那麼秦蕭完全可以一個人屠殺光這一百幾十個兇悍的強盜。

  呔!秦蕭小兒,休得猖狂。看我來收拾你。虎勳反應的及時,帶着幾個頭目已經沖了上來。

  來吧!我說過我今天要在我的戰績上再添上兩個‘凝氣;武士的性命!秦蕭提刀一躍對上了氣勢洶洶的虎勳。铿!長刀,彎刀對撞到了一起。但是這回出現的不在是勢均力敵!

  兩個人的二次對撞虎勳隻是堅持了不到三息的時間,就被秦蕭蠻橫的給劈飛了開來。撞斷了幾十米之外的幾顆大樹!

  團長!虎勳的強盜們看見自己的頭領被秦蕭砍的飛了出去,怒目圓睜的就要再沖上來和秦蕭拼命!

  不要!大家快逃!今天我們已經失敗了,這個秦蕭已經是快要突破到更高境界的武師了!我們不是對手!逃,都給我逃回總部去。掉落在樹林裡的虎勳口噴鮮血,狼狽的站起了身來聲嘶力竭的喊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