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裡,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緻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8 16:30:09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星破傾天
  4. 第二章 破城

第二章 破城

更新于:2018-03-15 14:27:54 字數:3870

字體: 字号:
  “報!淩破星過了陰陽界,此時已在千山城下。”

  千山城主眼神一黯,揮了揮手示意來人退下,他獨坐長凳間沉思好久才道:“落雪堡動作好快,六日便滅了飛龍域、栖鳳嶺、昆侖山三大派,好厲害的落雪堡,好厲害的淩破星!”

  廳内一紫袍老者冷冷道:“城主不必憂心,千山城内萬水千山,那淩破星就算再神通廣大,沒有一年半載也休想攻破千山城!”

  千山城主沉吟道:“千山城固若金湯自然不怕他人來攻,隻是别人都打到家門口來了,懼戰不出未免讓人恥笑。”

  紫袍老者道:“這好說,讓秦若竹出城迎戰如何?”

  千山城主喜道:“秦若竹一向自視甚高,若能請他出戰必可擊退淩破星。”

  紫袍老者躬身道:“我這便去請他!”說着退出大廳朝外走去。

  竹林水榭,一鶴發童顔老者正在垂釣,垂釣之人講究的是心平氣和,不急不躁,老者此時有些急躁,因為垂釣之時,最忌人擾。

  此時竹葉上傳來一陣腳步聲,所以這老者有些急躁。當紫袍老者出現在他身邊時,垂釣老者一把将手中魚竿仍掉怒道:“邵離殇,你不知道我垂釣的規矩麼?”

  原來紫袍老者名字叫做邵離殇,隻聽他道:“知道。”

  垂釣老者道:“你既知道,還來擾亂?”

  邵離殇緩聲道:“并非我擾亂你,是你自己擾亂了自己。”

  垂釣老者眼神一厲,轉聲道:“你來這裡做什麼?”

  邵離殇道:“來請你殺一個人。”

  垂釣老者沉哼一聲道:“你知道,我不會輕易殺人。”

  邵離殇哈哈笑道:“無名小卒你自然不屑殺,因為秦堂主隻殺名人。”

  這垂釣老者便是千山城下黑白堂的堂主秦若竹,傳言武功千山城第一。

  秦若竹微微含笑道:“世間真正的高手又有幾人?”

  邵離殇正色道:“眼下便有一人。”

  秦若竹道:“何人?”

  邵離殇道:“此人名叫淩破星。”

  秦若竹喃喃道:“淩破星,淩破星,沒聽說過。”

  邵離殇趁機道:“此人三日滅了飛龍域。”

  秦若竹哼了聲輕笑道:“飛龍域内外不和,人心不齊,三日被人所滅何足道哉?”

  邵離殇慢聲道:“那他兩日便滅了栖鳳嶺又如何?”

  秦若竹微微一驚道:“兩日滅掉栖鳳嶺倒還算有點本事。”

  邵離殇見他心動,輕輕道:“可他一日便破了昆侖山!”

  秦若竹失聲道:“六日便滅了西疆三大派,此人實屬天下罕見!我非得會他一會不可。”

  他說着起身便朝竹林小屋中走去。

  千山城下,天色如沙,夕陽如血,數千落雪堡弟子聚集城下。

  淩破星圍坐在帳篷内飲酒吃肉,對坐的是個青袍漢子,名叫史可相,是落雪堡龍頭堂主。

  二人對飲一杯後,有弟子來報道:“禀報舵主,千山城閉門不出,隻是死守城門,弟兄們連他們的十八代祖宗都搬出來罵的狗血淋頭,也不管用!”

  淩破星嘿嘿笑道:“史大哥,你說該當如何?”

  史可相想了想道:“淩老弟一路東來,破寨拔營,千山城聞風早已是驚弓之鳥,閉門不出已是意料之中,我方才思來想去,隻有四個字。”

  淩破星忙道:“那四個字?”

  史可相凝神半晌道:“沒有法子!”

  千山城門高大厚實,一邊依山一邊傍海,倘若死守不出,凡人沒有一點辦法。

  淩破星聽完這四個字,差點罵出來,他猛灌一口酒後,說道:“你們去準備一張白布,長兩丈,寬兩丈。”

  那弟子一愣道:“舵主,要這麼大的白布有什麼用?”

  淩破星摸了把嘴角流出的酒,緩緩道:“潑墨塗鴉!”

  那弟子想了想吞吞吐吐道:“舵主,舵主似乎不認識字呀!”

  淩破星朝那弟子看了看笑道:“附耳過來,我有一妙計。”

  那弟子急忙俯首過去傾聽,隻見淩破星伸出蒲扇大小的巴掌朝着那弟子頭上便是一巴掌道:“放你娘的狗臭屁,都知道老子是落雪堡第一才子,你他娘的居然說老子不識字!”

  那弟子被淩破星一巴掌扇在腦袋上,頓時覺得天旋地轉,眼冒金星,不由雙腿跪倒在地,哀求道:“舵主,弟子知錯!弟子知錯!”

  淩破星怒道:“趕緊備布去!”

  那弟子吓得不輕,急忙小心翼翼退出帳子,灰溜溜的去了。

  這時史可相笑道:“淩老弟,你是才子跟你不認識字有關系麼?”

  淩破星一拍腦袋道:“對呀,老子不識字不代表不是才子。”

  史可相悠悠道:“方才那小兄弟隻是說你不識字,好像并未說你不是才子。”

  淩破星大手捂住嘴巴道:“這麼說那一巴掌他豈非挨的冤枉極了?”

  史可相重重的點了下頭道:“确實冤枉極了!”

  落雪堡弟子的武功雖然不是很高明,但辦事的能力的确很強,不到半柱香的時間,已經不知從何處弄來一大張白布,按照淩破星的要求做的一點不差,長兩丈,寬兩丈。

  淩破星雙手抓着一支足足有碗口粗細的毛筆,蘸完墨汁朝着史可相笑道:“大哥,我可是要獻醜了。”

  說着命人托起白布,他自己便在上面練起書法來,不久五個龍飛鳳舞的大字已經出現在白布上,史可相看完後怔怔道:“鳥甲大王八?”

  淩破星一愣道:“分明是烏龜大王八嘛!”

  他說着左右看了幾眼諸位在場弟子,托布的幾名弟子紛紛應聲道:“嗯,沒錯,确實是烏龜大王八!”

  史可相揉了下眼道:“字體剛勁有力,筆走龍蛇,是我看花了眼。”

  淩破星此人雖然不認識字,但的确聰穎無比,聽史可相這麼說,必定是自己寫錯了字,他是在給自己遮醜。

  淩破星頓了下筆,又道:“這幾個字寫的這麼霸道有力,隻怕那些孫子不認得,我再作畫一篇相贈。”

  說着揮筆幾下,不久一隻背着殼的大烏龜生動形象的爬在了白布上,要說這淩破星寫出來的字的确是獻醜了,可他作的畫卻真的是驚人無比,尤其是白布上畫的這隻大烏龜,惟妙惟肖,簡直稱得上是神來之筆。

  若說先前大夥叫好隻是阿谀奉承,這後來的叫好那真的是發自肺腑了,淩破星自然聽得出來,阿谀奉承發出的叫好,跟發自肺腑的叫好,哪能一樣。

  他滿意的看着自己的作品,說道:“等待墨幹,把它挂在千山城的城下。”衆人紛紛叫好。

  城牆上微風輕撫,旌旗飄動,邵離殇站着城頭看着城下黑乎乎的一片人頭,終于明白什麼叫做兵臨城下。

  秦若竹站在他身側,經輕風微微一吹,眉發皆動,好久他的嘴裡才吐出來幾個字:“娘的老皮,誰畫的烏龜,居然還畫的那麼像!”

  邵離殇淡淡道:“普天之下除了淩破星那個臭小子,誰還能有如此手筆?”

  秦若竹恨恨道:“給我五百弟子,我出城生擒此人!”

  邵離殇轉頭向身後一人道:“朱副使,從你旗下調五百好手,随秦堂主出城迎戰!”那朱副使領命而去。

  夕陽漸沒,千山城門“吱嘎”的一聲打開,五百人馬從城内疾馳奔出,滾滾塵煙四起,騰騰殺氣而出,為首一人正是秦若竹,隻見他手中長槍,胯下神馬,一人當先,揮槍挑碎了挂在城下的那張白布随後又一用力,将長槍插在地上,一個轉身從背後拿下一張硬弓,朝着落雪堡衆人帳篷便發出一箭,那一箭疾如風,快如電,雖各百丈之遠,但仍是一下将落雪堡杆上大旗從中射斷。

  這一個連串動作,登時将落雪堡陣前百十位弟子吓得四散逃開,又聽秦若竹大聲吼道:“破星小兒,你家爺爺在此,有種的快快出來受死!”

  卻說淩破星自在帳中見這秦若竹一箭從百丈之外射來,仍有如此威力,驚了一跳,又聽他怒聲一喝,似如天神一般,臉上顔色大變道:“史大哥,此人來勢這般兇猛,如何是好?”

  史可相斷聲道:“老弟,穩住,兩陣決戰前萬萬不可自亂方寸,來人将舵主請上馬去!”

  淩破星終于被衆人擡到了馬上,他緩緩拍着馬屁股來到了城下,秦若竹見他甚是平常,禁不住仰天哈哈大笑半天道:“你便是淩破星?”

  說着他雙眼一瞪,兩道精光,刺的淩破星人馬懼驚。淩破星見狀道:“你是何人?小爺刀下不殺無名之鬼!”

  秦若竹道:“老子是千山城黑白堂堂主秦若竹!”

  淩破星一怔,向身後一人道:“這個人厲害麼?”

  身後一弟子道:“不厲害!”

  淩破星聽到此處精神一震道:“不厲害就好。”

  說着他仰天笑道:“秦若竹?小爺可沒聽過這号人物。”

  秦若竹雙眼一閃,策馬沖過去道:“老子将你生擒活捉之後,你就聽說過了!”

  淩破星心道:“這人不厲害還敢向我沖。”

  想着他也手持黑刀,策馬也向秦若竹沖去。兩陣弟子一起呐喊為主帥助威,兩匹快馬一晃而過,秦若竹斜身閃過淩破星黑刀,長槍瞬間擊出,“當啷”一聲,一個回合,淩破星手中單刀已被秦若竹長槍刺斷。

  淩破星吃了一驚,暗暗叫苦道:“哪個王八羔子說秦若竹不厲害了?回去非得宰了他不可。”

  秦若竹一招便将淩破星手中兵刃打斷,千山城衆弟子都忍不住驚呼起來,助威之聲更勝。

  說時遲,那時快,秦若竹掉轉馬頭,回身又要去刺淩破星,淩破星策馬便逃。要知陣前一逃,對方士氣必然大增,定然趁勝追擊,一刹那,城頭上呐喊聲驚天動地,千山城中衆弟子一湧而出,絡繹不絕沖向落雪堡大帳。

  看樣子對方想一鼓作氣破了落雪堡。秦若竹見淩破星逃跑,急忙追了過去,眼見兩匹馬距離漸漸拉近,秦若竹突然長槍脫手,紮向淩破星,那柄長槍快要紮在淩破星背上時。淩破星背後似乎突然長眼,隻見他單手在後巧妙一拿一捏,長槍已抓在手中,反手一擊,卻一個回馬槍将秦若竹挑下馬去。

  那邊的史可相手中指揮旗一甩,兩隊極快的飛騎手,迅速朝千山城沖去,一隊飛騎用弓箭作掩護,另一隊隻是拼命朝城裡鑽去。

  卻說這邊大隊人馬正沖,主将突然間被對方紮下馬去,登時亂作一團,都不敢再沖,掉馬欲回城,後面沖上來的弟子一時不知前方狀況,前後一湧,相互擠壓,頃刻間癱倒一片。

  大隊人馬陷于城外,千山城内守門弟子眨眼間全部失守,看着沖進千山城的落雪堡弟子,淩破星忽然感慨道:“傳言中的秦若竹似乎是千山城第一高手。”

  史可相點頭道:“是的。”

  淩破星含笑看着他道:“怎會如此不濟?”

  史可相笑道:“既然是傳言你又何必當真?”

  淩破星輕輕拍拍腦門自歎道:“淩破星呀淩破星,你的智謀與武功天下何人可及?”

字體: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