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裡,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緻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8 17:53:51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超神之妄念
  4. 第二章 責任

第二章 責任

更新于:2018-03-14 16:22:21 字數:3229

字體: 字号:
  巨俠市的早晨,陽光和煦,微風自來,鳥兒們站在枝頭,嘴裡銜着一根根樹枝,這都是為了打造屬于自己的“家”。巨俠市第一醫院内,人來人往,家屬們推着病人出來聊天散步,醫生親切的向病患問噓問暖,這些生活場景和鳥語花香結合在一起,給這個本來充滿生離死别的地方帶來不少歡樂。

  某病房内,一個中年人坐在病床旁的闆凳上,一臉擔憂的看在躺在床上的年輕人,時不時拿起濕毛巾擦拭年輕人額頭的汗水,雖然病床旁的儀器顯示着有節奏的波動,即便年輕人身體特征一切正常,可是依舊沒有醒來的征兆。

  王叔搓了搓自己粗糙的大手,看着病床上陸雲有些失去血色而略帶蒼白的臉,有些心疼的為陸雲捋了捋背角,“阿雲怎麼還沒有醒過來?”王叔看着安睡的陸雲自言自語道。

  “啊...”

  床上的病人的低低呻吟将王叔拉入現實,年近半百的王叔立馬對着病床旁的一個話筒大聲喊道:“醫生,醫生,病人醒了,你快來...”然後立馬将目光投向床上有些虛弱的陸雲。

  陸雲從思維混沌中醒來,有些迷茫的看着身邊雙眼通紅的王叔,這個年近半百的人已經滿臉皺紋,他明白,這個如同自己父親的人已經為他操碎了心。

  “王叔...”

  陸雲幹枯的嘴巴中發出喃喃低語“我這是在哪?”陸雲打量着身邊的一切,潔白的天花闆,潔白的床鋪,潔白的被褥中坐着内心純淨的人。

  “阿雲,你先别說話,等下讓醫生來為你檢查身體。”

  醫院?陸雲有些疑惑的想到,他對于昨天發生的事還是記不清楚,就像酒後的人斷片了一樣,他唯一記得的就是深及靈魂的痛楚,突然,昨天下午發生的事一下子全都湧入腦中:小巷子、混混頭子、英雄救美,還有那個差點被強暴的女孩......

  女孩!陸雲仿佛突然驚醒,焦急的對着一臉茫然的王叔問道:“昨天,昨天那個女孩有沒有...”

  “砰!”門被暴力的推開,可惜步入病房内兩個人眼簾的人并不是身穿白大褂面色和藹的醫生,而是兩個身穿純黑色西服、帶着黑墨鏡的冷酷男子。

  其中一名男子看着床上已經蘇醒的陸雲,從口袋中拿出一個黑色小本子,對着有些驚慌失措的兩個人打開,用有些冷漠的語氣的語氣說道:“國家安全局”

  早晨暖暖的陽光透過病房裡剔透的玻璃照射在黑色本子的專屬鋼印上,折射出耀眼的光芒...

  ————————————————————————

  小黑屋内,深色的窗簾遮擋住了所有的光線,而小木桌上舊台燈發出的微弱光芒更是讓這個被暗色調充滿的屋子多了些名為“詭異”的氛圍。

  陸雲有些不安的在椅子上騷動,特别是對面兩個不動如鐘的黑衣人讓他心裡有些發毛。終于,左邊的黑衣人清了清嗓子,打破了這個僵局

  “如果給你一個拯救世界的機會,你幹不幹?”

  陸雲有些自嘲的笑了笑,看着說話的黑衣人搖了搖頭,“不幹。”

  “為什麼,你有潛力的。”

  “為什麼?我告訴你為什麼”陸雲有些激動的站起身來,走到窗戶面前,猛地拉開窗簾,耀眼的陽光驅走了屋子内的一切黑暗,甚至那盞台燈的光芒也變得若隐若現起來。陸雲指着天空說道:“天上那個裂縫出現的時候,我父母全部死在家裡”陸雲轉過身對着黑衣人,一直如同星星般閃亮的雙眸不知為何暗淡了許多,從中流露出的,盡是悲傷。

  “我報過警,想過找你們,可是最終你們隻是以死因未知草草了事”陸雲頓了頓,眼中有着從未有過的怒火“特麼的在我最需要幫助、流落街頭的時候你們不出現,現在我的生活好不容易步入正軌,你們要我拯救世界?你們是猴子請來的逗逼吧?”

  一直溫和的陸雲突然發火,他自己都不由得怔了一下,低着頭,慢慢走回椅子坐着,苦笑着說:“對不起,我有些激動了。”

  兩個黑衣人相視而笑,左邊的用着盡量溫和的語氣說道:“該抱歉的是我們,畢竟...”

  陸雲陽光的笑着擺了擺手,“不用說了,事情都過去了不是嗎?”陽光的笑容依舊燦爛,世界上堅強的人不少,但能夠深受打擊後依舊樂觀向上的人卻是少之又少,但陸雲一定是其中一個。

  看着場面有些尴尬,陸雲摸了摸鼻頭,無奈着笑的說:“其實主要是我沒有那個能力,昨天相救個女孩子都被打了一頓,怎麼去拯救這個世界。”陸雲突然想起什麼,焦急的問道:“對了,昨天那個女孩跑了沒?”

  右邊的黑衣人看着陸雲,有些詭異的說道:“跑是跑了,但是是在你英雄救美剛開始的時候趁着混亂跑的...”說完,有些感興趣的看着陸雲的表情,希望能看到一些憤懑。

  可惜讓他失望了,陸雲反而是松了一口氣的樣子。

  “怎麼,你不應該會有些憤怒嗎?那個女孩可是不管你的死活啊!”

  陸雲笑了笑,依舊是那麼的溫暖的笑容,仿佛可以驅趕一切的傷痛,“這有什麼,我沖上前去的目的就是讓她跑啊,既然她脫離危險了,我的目的就已經達成了,不是嗎?”

  一個反問問的兩個黑衣人楞了一下,然後都情不自禁的點了點頭,或許這就是陸雲的魅力所在吧!經曆過别人一輩子都沒遇到過的事,讓他更為别人着想,陸雲現在可能是個普通人,但是他的心智卻早就成為了“聖人”吧!

  左邊的黑衣人突然笑着說:“不,即使你沒有空前絕後的能力,但是你的心态卻和救世主一模一樣啊!”他頓了頓,看着陸雲認真的說道;“給你一身神力,并且讓你有機會查明父母的真相,你幹不幹?”

  陸雲眼睛一亮:“考慮考慮。”

  “和美女同寝?”

  看着兩個黑衣人上翹的嘴角,陸雲點點頭“幹了!”

  “歡迎加入超神學院!”

  ——————————————————————————

  奶茶店門口,挂着“暫停營業”的牌子,讓不少懷春少女都不得不放棄今天和陽光帥哥服務員邂逅的想法,店内,陸雲坐在吧台前,慢慢品嘗王叔親自泡的奶茶,看着面前全心照顧了自己一年的王叔,離别的傷感慢慢萦繞在兩人的心頭。

  不知是哪來的風吹響了門口懸挂這的風鈴,清脆的鈴聲打破了此時兩人的沉寂。

  王叔拍了拍陸雲的肩膀,笑說道:“去吧去吧,這是祖國的召喚。”

  陸雲深吸了一口面前濃郁的奶茶,眼睛紅紅的看着王叔,點了點頭,輕聲說道:“謝謝王叔的照顧,如果不是你,我...”

  “行了,你小子。”王叔抹了抹濕潤的眼角,“人老了就是愛傷感啊...呵呵”王叔看着身前這個帥氣的陽光的大男孩,認真說道:“如果你後悔了,你就滾回來吧!”

  陸雲随便應了一聲,可是他們兩個都不知道的是,這個陽光的男孩永遠都不曾後悔今日的決定。

  陸雲用吸管攪拌着面前的奶茶,珍珠果與咖色的奶茶不停旋轉,獨特的香味彌漫開來的同時,陸雲的思維也不知神遊何處。

  “王叔,你說什麼是責任?”

  王叔看着陸雲疑惑的樣子,發自内心的笑道:“我是個粗人,也沒上過幾天學。”王叔抹了抹自己有些秃頂的腦袋,“我的責任可能就是做好每一杯奶茶,讓顧客在繁忙的生活中可以享受到一份甯靜。我的責任也是照顧好你,回報你父母的恩情,但是你不同...”

  “既然國家的人說你有守護這個世界的責任,那麼你就該用自己的力量去守護我們共同的家園!”

  看着難得認真一回的王叔,陸雲笑的很開心,打趣的說道:“你應該說‘能力越大,責任越大’,我的本.帕克叔叔。”王叔擺了擺手,笑罵道:“小兔崽子,去吧,這永遠是你的家。”

  提好行李,擁抱,有時候不用說什麼離别的話語,一個動作就可以說明一切。

  ————————————————————

  某大廈樓頂,陸雲站在直升機旁,一臉驚歎,畢竟這可是個大手筆啊,對了,這是個什麼型号的?

  “波音AH-64‘阿帕奇’武裝直升機,我的天啊!”

  陸雲身後傳來的聲音解答了他内心的疑問,轉身看着身後穿着藍色T恤,身體健壯的憨厚闆寸頭小青年,有些疑惑的問着身邊的黑衣人:“他是誰?”

  黑衣人有些無奈的看着在直升機旁東摸摸西看看的藍衣青年,有些無奈的說:“如果沒有接錯人的話,這軍事迷以後就是你同學了。”

  陸雲笑了笑,走到藍衣青年的身邊,伸出手,禮貌的說道:“你好,我是陸雲。”

  面相憨厚的藍衣青年本來還在摸着阿帕奇的鋼闆,看着陸雲的舉動,上下打量了這個陽光無比的帥哥一下,兩隻手相互搓了搓,緊緊握住陸雲所伸過來的可能是“友誼”之手

  “你好你好,我叫蓋倫!”

字體: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