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裡,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緻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8 17:50:05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入道滅
  4. 第一章 萬聖大陸

第一章 萬聖大陸

更新于:2018-03-18 17:43:10 字數:3256

字體: 字号:
  萬聖大陸,武聖山,萬聖曆99993年。

  武聖山高聳入天,直插雲霄,乃是上古聖地,一直傳承至今,為現今五大聖地之一。

  這些日子無數想要拜入山門的年輕人已經陸續抵達武聖山山腳的小鎮,都是來參加武聖山的選撥考試的。

  山腳的小鎮名叫武聖仙鎮,已經人滿為患,但遠處林口的道路還是有人不斷出現,明天就是選拔開始的日子。

  很多來晚的人,已經沒有客棧休息,隻能在街道甚至野外找地方将就一宿。

  好在春末夏初之際,夜晚不甚寒冷。到也能将就。

  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青衣布鞋,落地無聲,斜跨着包裹,緊緊跟在一個青年男子的身後。

  青年男子腰杆筆直,一杆可螺旋銜接的銀白長槍拆成兩截綁在肩背。在街道往來的人群中穿梭。偶爾碰擦到街道上的行人,引起一陣不滿,隻是當看到青年男子背上的長槍,都靜靜的不出聲,保持沉默了。

  這麼一杆長槍,連接起來怕不有三米長。至少幾十近百斤的重量,不是誰都可以用來作兵器的。而且槍穗暗紅近黑,一看就是經常飽飲鮮血,似有殺氣冰冷騰繞。

  槍,乃百兵之王。

  一般是用玄鐵木,次一點也就用白蠟木來做槍杆,配上玄鐵槍頭。足夠一般武者使用。

  像這樣的純金屬長槍,近百斤重的長槍,最起碼也得是通了任督二脈的高手,甚至是明己境的強者才能用的上。

  普通人别說用,就是背這百八十斤的重量,一個時辰下來人也趴下了。

  背着這冰冷長槍趕來武聖山的青年男子,想想都是不可招惹的存在。這杆長槍,除了天賦異禀天生神力者,就算通了任督二脈,也隻能戰鬥厮殺時候使用,平時肯定要保留體力,不可能時時刻刻背在身上。

  不過要是入了道,進入明己境,那又是另外一番光景,百十斤的長槍卻也不算什麼。

  在萬聖大陸,入道之前,皆為凡武,分為一般武者、任督武者、大乘武者。

  所謂任督武者,乃是打通了任督三陰三陽,緻陰陽交彙,腑髒滋潤,衍生莽莽大力。無論是力量還是速度都遠超一般武者,遠非一般武者可比。

  而大乘武者,乃是全身經脈十二正經,三百六十一正穴,四十八奇穴盡皆打通者。到達這一境界的武者,在力量上已經和明己境差别不大,而且能夠保持容貌不變。所謂經脈全通,青春不老。不過要做到這一步,實在是萬難,絕對是鳳毛麟角的存在。

  至于大乘之上,卻就是入道了,不是凡人武學。就算是一個稚子,一旦入道明己,也就一飛沖天,輕輕松松就可打通全身經脈。絕對淩駕大乘武者之上,這是境界帶來的差距。

  明己境乃求道路上的第一個境界。

  這青年男子背着這長槍,行走宛若無人,絕對是任督之上的高手。

  青年男子一邊在人群中穿梭,一邊四面觀看,似是在找什麼人。也不管身後的少年能不能跟的上。

  終于,這青年男子在一家客棧門前停下了腳步。門匾上寫着四個大字:龍門客棧。寓意魚躍龍門。很是受來參加選拔弟子們的青睐。

  在萬聖大陸,能夠拜入武聖山,對于普通百姓來說,已經是入了仙道,可以光宗耀祖。

  青年回頭看了一眼少年有沒有跟丢。又徑自先進客棧往裡走了。

  一進客棧,左斜側是一個櫃台,店小二靠着櫃台,正在眯眼打盹。右邊擺放着十七八張八仙桌椅。

  這個時候到也沒什麼人在吃飯。三三兩兩坐了不少人。有大聲談笑的,有一臉冷漠不言語的,還有壓低聲音悄悄談論着明天選拔消息的。

  青年男子徑直向着靠窗的一張桌子走去,還沒開口說話,那桌邊一個藍衫男子看見他,連忙站起來驚訝道:“咦,無相師兄,你怎麼在這,你不是在橫斷山脈鎮關嗎,怎麼提前回來了”

  青年男子橫眉一瞪,壓低聲音道“老七,明天就是選拔大事,你還有閑下山來吃喝,看我不禀報師尊,打的你三個月下不了床”

  “啊,不要啊無相師兄,我難得下山來一次,看在我們師兄弟一場的份上,你就繞過我一次吧”藍衫男子連忙求饒,一邊說着,一邊把青年無相給迎到桌邊,拉開凳子讓他坐下,又滿臉堆笑,嬉皮笑臉的問道:“無相師兄,你這次回來有什麼事啊,不會是想小師妹了吧,哈哈!”

  “哼,橫斷山脈出了點事,我是奉命去一趟乾坤學院,路上順便接上我三弟來咋們武聖山選拔,哪像你想的那樣龌蹉。”青年無相冷哼。

  這個時候那跟着的少年也進來客棧,環顧一下四周,看到青年坐在窗戶邊上,便走到青年無相身邊。

  “二哥,你走的也太快了,我都差點跟丢了。”青衣少年小聲抱怨。

  那青年也不管他抱怨什麼,指着他對老七說:“這就是我三弟,秋無水,要是他能入得山門,你幫我照看着點”說完回頭又對着少年道:“這是我同門師弟,張升陽”

  “放心,無相師兄,你的兄弟就是我張升陽的兄弟,無水小師弟要是得入山門,我肯定好好照顧他的,你放心吧”老七張升陽拍着胸脯保證。

  青衣少年一聽自己二哥囑托别人照顧自己,也立即上前見禮“見過張師兄”

  老七聽着哈哈一笑,上前拍拍青衣少年秋無水的肩膀,道“哈哈,好說,好說”

  “老七,你可别将我三弟帶壞了,不然等我回來,看我怎麼收拾你”

  老七一聽,頓時苦着一張臉“我有那麼壞嗎,要是無水自己學壞了,可不能賴我”

  “有沒有那麼壞你自己心裡最清楚,三年一次的選拔考核,你都能找時間下山來,你就不怕師傅發現了打斷你的腿”

  “師傅每次都說打斷我的腿,我現在還不是好好的,頂多屁股遭幾天罪罷了。況且這次選拔又不是師傅主持,他已經閉關去了,我是瞅準了機會才下山的。”

  秋無相一擺手,懶得聽他啰嗦:“行了,廢話不多說了,我這次是順路回來,我三弟你就稍微照看一下,我還有重要的事情要去乾坤學院,就不上山了。還有,這串珠子你幫我帶給小師妹”

  “哈哈,師兄,我看你送無水是假,讓我帶這個珠子才是真吧”老七張升陽笑的有點神秘。

  “你再廢話,看來皮真的是癢了”秋無相臉色一沉,有點惱火,感覺在自己在三弟面前有點掉價。說着,便站起身來“下次回來收拾你,現在還有要事,我必須得走了”

  回頭又對着秋無水道“無水,明天好好選拔,不可掉以輕心,你雖然實力還可以,但年紀太小,磨砺不夠,這次選拔不要丢了我們秋家的臉”

  說罷,身形一閃,已經出了客棧,再一閃,已從人流之中消失不見。速度之快,無與倫比。

  秋無水看着二哥消失的背影,目瞪口呆“這就是明己境的實力嗎,之前二哥和我比試,原來一直是讓我,要是二哥全力出手,我怕是根本反應不過來,一招都接不住吧”

  旁邊老七張升陽也是目光灼灼“看來橫斷山脈還真是鍛煉人,估計無相師兄過不了多久,實力怕是又要進一層了”

  張升陽回過頭來,對秋無水說:“你二哥這麼着急走,肯定是有大事,我在山下遊玩了幾日,也差不多了,也得回山了,你在這裡也沒個休息的地方,就暫且先住我的房間,訂金我已付了,你就安心好好參加選拔”

  說完,又對櫃台邊上的店小二招呼一聲。

  那店小二聽到叫他的聲音,激靈一抖,連忙小跑過來“張七爺,您有什麼吩咐”

  張升陽抛給他一錠銀子,“我的房間再續幾天,就讓這位小兄弟住,吃喝都在裡面扣”

  “是是是,爺您放心”店小二一邊點頭一邊就拿了銀子去櫃台登記。

  “好了,無水,我也走了,你好好休息,準備明天的選拔,這次選拔可能不是那麼容易”說完這句話,張升陽雙手一按桌面,一閃,已經到了幾十米開外。

  轉眼之間,就隻剩下了秋無水一個人。站在窗前看了一下,已經看不到張升陽的影子了。心裡也是暗暗驚訝,“這個張師兄看來也是一個高手,不過他最後說今年的選拔不會太容易,是什麼意思。按道理我已經是任督武者,一般不會有什麼困難不成,難道今年有什麼特别的。”

  秋無水暗自揣摩,一時想不出什麼,一般武聖山的選拔,隻要是任督武者,那就基本沒什麼問題。武聖山是以武入道的門派,根據以往的選拔經驗,每次基本能出一到兩個大乘武者,數十個任督武者。而每次武聖山都是招收一百個名額。

  按照這個來算的話,秋無水基本沒什麼問題。

  想不出個所以然,也就不想了,第一次來到這名震天下的武聖山,雖然隻是在山腳的小鎮,秋無水也是激動不已,不知道明天的選拔會迎來怎樣的命運。

  回想自己四歲練武,到如今已是十載,終于在幾個月前通了任督二脈,成為任督武者。

  這在家鄉融水城已經是罕見的高手了。就等明天的選拔,能像二哥當年一樣,進入武聖山。

字體: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