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裡,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緻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8 17:01:21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生肖密殺令
  4. 第一章 令人惱火的基礎拳法

第一章 令人惱火的基礎拳法

更新于:2018-03-17 16:11:42 字數:3239

  總體而說,這是一個奇怪的世界,混沌演化天地之後,将這裡變成了一個奇怪的符之世界。天上的驕陽是符陽,一天十二個時辰圍繞着這無邊的大陸轉動,給萬物帶來無盡的溫暖與生氣;夜晚的月亮是符月,清輝月色在這無邊大荒之中總是撩人心頭,構成了大荒永恒不變的奇景;晴朗的夜晚天空之中,總是會出現無數的符星,閃閃發亮,動人心魄,這是浩瀚大荒最美麗的景色……

  可能由于遠古時期的神魔與符獸大戰的影響,這片天地名山大川廣布其間,山嶺湖泊星羅棋布,山川大河、森林河澤幾乎占據了整方天地,險峻巍峨的整個大地被分成了八份,從那時起,整個世界被統稱為八荒,即天、地、蠻、人、東、南、西、北八荒。

  在洪荒大川的深處,符獸(也就是洪荒巨獸)時常穿梭出沒,偶爾的打鬥便會出現天崩地裂,山河倒流的末世景象。綠林大澤之中,符林、符樹偶爾之間依稀出現,某些窮山峻嶺之中,還會時不時下一些符雨和符雪。這些層巒險峻、怪石嶙峋的高山甚至本身就是一座巍峨的符山。符獸、符林、符山之中天然含有的原始符篆就是人類符師一道的來源。

  上古時期,一些上古先人追尋天地至理,專研自然萬物之道,創下了人類的符師一道,為人類的生存與繁衍做出了卓越的貢獻。這一時期,人族聖人層出不窮,他們教化蒼生、庇護人族,使得初生的幼小人族在這方天地中艱難的生存了下來。時至今日,仍有不世強者深入窮山大川,搏殺巨獸,挖取符文,追尋符樹、符山、符雪、符雨等自然萬物的奇迹,完善着整個大地的符師體系,尋求着自然萬物的真理,希求揭開這個符之世界的真正面目,實現人族的真正崛起。

  綿延數十萬裡的大蒙山勉強算是一座名山大川,它位列八荒之中的西荒邊緣,山中野獸、蠻獸不計其數,絕世兇獸時常穿行其間,洪荒古獸不時出沒,動則山崩地裂、日月無光,不時引得人族聚集點破滅。但是,這裡也是整個大蒙山一帶符篆材料的主要來源地。所以是一處險地,也是一處福地。

  時值八月晌午,天氣極其炎熱,天空正中的符陽正在肆無忌憚的向地面發散着她的光和熱,她熊熊烈火的形狀仿佛在告訴着人們炎陽的到來。路面上,幹涸的地面裂出一道道裂痕來,仿佛大地張開嘴再向天申訴這什麼。蒸騰、悶熱、炙烤,人們在這樣的天氣下渾身幾乎像置身蒸籠之中,就要被蒸熟了。這又是一個酷熱的盛夏。

  大蒙山區外圍,一個叫做葉家堡的小村裡外圍。

  酷熱的天氣之下,一個赤裸着上身的少年步履明快地練習着一種拳法。少年十二三歲的樣子,清秀、健康,酷熱明亮的光線仍然不能遮蓋住他堅毅、昂揚的眼神,樸素的衣衫反而襯托出自身的不俗,不普通的氣質讓人不由暗贊:好一個翩翩少年。

  “哼……喝……”,少年口中不時發出震耳的吼聲,配合着拳術劃破空氣的聲音,顯示出其不凡的拳術造詣。幹涸的地面不時濺出碎石,打在他的身上,發出砰砰的聲音。少年似乎毫無所覺,帶着一往無前的氣勢,不時打出拳嘯聲,這是基礎拳術至少大成的程度。隻見少年拳法變幻莫測,時而像虎奔騰咆哮,時而似龍騰雲駕霧,時而如兔歡呼跳躍……,當是神秘莫測。

  “虎踞龍盤”,少年忽然發出一聲尖嘯,響徹天空,拳速卻打得越來越快,令人眼花缭亂。嘩啦一聲,卻是少年數拳轟在一棵小樹上。小樹砰地炸成數段,落在數丈之外,半空傳來一股煙味,卻是原來小樹表面已經焦糊一片,令人不禁駭然。

  “啊啊啊,這狗屁拳法到底是什麼啊,為什麼就被我給得到,為什麼……”少年擡頭望着天空狀若瘋狂的大吼大叫着,。

  然而,正在少年歇斯底裡狂叫的時候,旁邊又傳來一句諷刺。

  “吆喝,這不是我們的‘葉一拳’大人嗎?你那破拳法又‘大成’了?”一個穿着黑色熊皮衣的少年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這裡,他做出誇張的表情,“那您又可以晉升鍛骨境,成為獵人了?”

  本來陷入抓狂和沮喪狀态的葉離一下子爆發了:“二愣子,不管我是不是‘葉一拳’,我揍扁你還是沒有問題的,怎麼,你皮又開始癢癢了?”葉離活動了下手腕,面無表情的看着對面穿着熊皮的少年,慢慢審視着這個似乎可以發洩一下的對象。

  這小子以前經常拿着這個外号調笑葉離。每一次,都被葉離狠狠地教訓一頓。不過,這小子顯然是記吃不記打的性子,每一次挨揍以後,第二天又活蹦亂跳挑釁他。現在,這家夥顯然又忘記了以前挨過的揍了,又開始炸毛了。

  “你,你,你……”葉應看到葉離狂暴和憤怒的樣子,這才意識到自己在不恰當的時候說了一句不恰當的話,他驚慌失措的倒退幾步,将地面上的落葉和碎土踢出老遠。

  “葉離,你也就欺負弱者行,你……”

  “撲通”一聲,慌亂之中的葉應一個不察,栽了個狗啃泥。“葉一拳,你就别練什麼拳了。誰不知道你的天賦倒退,快成廢物了,你就等着大爺我成為獵人以後再來收拾你吧!”憤怒的他大聲喊道

  繃着臉的葉離嘴角狠狠地抽搐了幾下,随即破口大罵:“他媽的,你是葉一拳,你全家都是葉一拳!”

  不過,說者無意,聽者有心,這二愣子一句話深深刺痛了葉離的心。

  “是啊,還有練下去的必要嗎,5年啊,其他人有的都已經練到肉身混元如一的肉身大圓滿之境,即将筋骨齊鳴,内氣自生,而我還在鍛骨境之外徘徊!我他媽怎麼就這麼廢呢!”想到自己和家裡的情況,葉離悲憤莫名。

  葉家堡衆少年一般都是七歲習武,練習的一般都是堡内流傳的莽牛拳。莽牛拳法平穩紮實,進階有序,再加上易學的特點,所以流傳甚廣,不過,武學品級很低就是了。葉離從小也學到了葉家堡這唯一的鍛體拳法,在八歲之前就已經将其練到接近大成,如此看他很有可能在九歲之前就能練力入骨,成為堡裡的小獵人,這在葉家堡也是極其罕見的成就。

  然而,俗話說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

  一天,葉離在整理母親的遺物時,他意外發現一副紫色的手镯。手镯表面色彩絢麗斑斓,光美華倫。好奇之下,他拿起這副手镯,準備仔細研究一下這母親的遺物。不料,他的手剛剛碰到手镯,它就化為一道紫光消失在葉離的手上,葉離登時就暈了過去。

  在第二天他醒來後,腦海裡莫名出現一套拳法,喚做十二封聖拳。此拳法共三十六招,其中模仿鷹、虎、豹、熊、猿、蛇等各種動物創出奇特的招式,天馬行空,高深莫測。葉離之後曾嘗試用它對敵,發現自己往往能越級而戰,力絕同階。這讓葉離狂喜不已,認為這是上天給自己的天大機緣,是自己縱橫大蒙山的開始。

  然而,他卻沒有想到,這,卻是自己噩夢的開始。

  得到這套拳法之後,葉離嘗試晉升鍛骨境,卻屢屢沒有成功。他感覺到總有一種特殊的阻礙在阻擋着自己晉升鍛骨境。經過一段時間研究後,葉離開始逐漸認識到,那部拳法正是阻擋自己晉升鍛骨境的罪魁禍首。冥冥之中,他感覺到好像隻有将這部拳法練到一定境界自己才能晉升鍛骨境。于是,他開始了艱苦卓絕的練拳生涯,一直到了現在。

  葉離曾将這件事告訴了族裡的長輩,但是,對于能阻礙武者境界晉升的拳法,他們也是聞所未聞。當他嘗試着将這套拳法制成拳譜給他人看時,發現即使是兇獸的獸皮,也會在印上一招半式時徹底崩壞變成碎末。如此異象發生,驚動了族裡高層,最後被封鎖了消息。久而久之,葉離沒有武者天賦的傳聞就傳播開來,他因而博得了一個“葉一拳”的雅号,意思是這一輩子就能練莽牛拳這一套拳法。

  不管别人如何看待,葉離每天都堅持着練習這套明顯很是神奇的拳法,因為他堅信自己母親的遺物是不會害自己的。不過,看到平日裡,被自己落在身後的人,一步步趕上,晉升獵人,自己在後面吃灰,那滋味很不好受就是了。他隻能拼命地練拳,然後,用厚積薄發來安慰自己。

  但是,如今五年過去了,葉離腦海裡這套拳法他連一半都沒吃透。如此算來,他至少還要五年才能成為獵人。那時候,黃花菜都涼了。

  “啊啊啊,我該怎麼辦?怎麼辦?”悲憤的葉離想到自己和家裡可能的種種遭遇,再想想母親臨終前的希望和囑托,不由涕淚滿面。最後,他發洩似的狂奔向葉家堡後山,雙腿瞬間邁過這一片區域,在地面上蕩起無盡的灰塵。

  天空之中,符陽正當空照着,火光四射,火焰似沖天而起。狂奔的葉離感覺自己的内心就像符陽一樣狂躁,他的内心似乎像走火入魔一樣提醒自己:跑下去,跑下去,像神魔追日一樣跑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