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裡,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緻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8 16:30:02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聖裁諸天
  4. 第二章墜落凡塵的修仙者

第二章墜落凡塵的修仙者

更新于:2018-03-14 15:03:01 字數:3138

  時光飛逝,歲月荏苒,一晃就是好幾年。此刻的嶽寒俨然已經成了一個山野村夫一般的存在。每日靠在這山林中打獵為生,日子過的倒也還算不錯。

  他一直沒有忘記羊皮卷的事,每日天蒙蒙亮,早起的第一件事便是閉目修煉。然後等到東方魚肚白的時候,便要開始跑步鍛煉身體。到了太陽升的老高的時候,才開始為一天的生計奔波。

  嶽家以前是個大家,産業覆蓋十分的全面。當初的南明城,小到酒館茶樓大藥房,大到房産田地制作工坊,都有着嶽家的勢力。嶽寒從小接觸的不是武學,而是藥理以及一些制作工坊的東西。

  這也給了現在的嶽寒能在叢林中生活下去奠定了基礎。一間不大的洞穴,裡面的陶瓷家具一應俱全。這全是這些年,嶽寒自己制作的。

  這片森林名為萬獸森林。是這個星辰上唯一一個被星主府的人指定不許任何人進入的森林。因為這片森林是隻屬于星主,隔三差五星主府的人會到這裡打獵。

  萬獸森林很大,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嶽寒在這裡這麼多年了,至今沒有被人發現過。

  當然,就算有人見到了嶽寒,也未必會認出他就是當初南明城嶽家的少主。此刻的嶽寒,一身獸皮裝,頭上的頭發猶如稻草一般的雜亂。咋一看與野人無異,誰又會想到他曾經是一個飯來張口,衣來伸手的闊少爺呢?

  高空中一塊隕石飛速的朝着森林深處砸出。隕石與空氣摩擦,産生了高溫,讓這塊隕石看上去猶如彗星一般的美麗。隕石直沖沖的砸向了萬獸森林深處。

  一個巨大的響聲回蕩在幽靜的森林中。瞬間響聲周圍鳥獸飛散。而此刻的嶽寒卻也正好注意到了這一幕。

  嶽寒拿起手中的木棒。“隕石一般都是來自太空的。據說隕石打造的武器十分的好用。看來老天開眼了,是時候讓我換一換裝備了。”

  森林中遮天蔽日的樹木沒有對嶽寒帶來任何的影響,嶽寒以獵豹一般的速度,快速的穿梭在叢林之中。很快就來到了隕石掉落的地點。

  而眼前的一幕卻讓他驚呆了。地上有一個人字形的坑洞。而坑洞中哪裡有隕石?有的隻是一個滿面焦土的人。這人看上去與嶽寒的年紀不相上下,差不多二十歲剛出頭的樣子。渾身上下散發着靡靡肉香,袅袅青煙從他身上的每個角落散發。

  這人表情極度的痛苦。扭曲的外觀讓嶽寒無法一瞬間看出他的廬山真面目。而這人顯然已經昏死了過去。嶽寒站在那裡一動不動這麼長時間,他都沒有轉醒的樣子。

  嶽寒壯了壯膽子,伸手準備把他從坑洞中拉出來,誰知剛剛接觸他的胳膊,嶽寒便猶如被火燒一般的尖叫了起來。

  這人身上熾熱無比,猶如剛剛出了爐膛的火炭一般的熱。嶽寒沒辦法隻好等他身上的溫度稍稍的降了下來以後才動手把他拉了出來。

  嶽寒不是傻子,昏迷的這個人的身份顯然是一個修士。是修士,身上必定會有那麼一兩件寶貝的吧。這也是嶽寒去伸手拉他的原因。

  這人從高空中墜落。身體與大氣摩擦,産生了如此駭人的溫度,這人就算是天大的本事也都已經死了吧。而他的衣服,居然僅僅是破了點而已,顯然這家夥身上的衣服就是個寶貝。

  嶽寒手腳十分的麻利,不一會兒的功夫,他就把這人拔了個精光。

  一邊撫摸着那猶如綢緞一般的衣服一邊惋惜的沖地上的人道:“大哥,不是小弟不厚道。你看你已經死了,這寶貝你要它也沒用。還不如留給我呢。我也不白占你便宜。我會找一個風水寶地,好好的厚葬你的。”

  像是聽到了嶽寒的話,躺在地上的那人喉嚨中居然發出一聲嘶啞的聲音。這讓嶽寒驚的汗毛的根根豎起。

  嶽寒再次給自己壯了壯膽子。伸出一根手指放在了他的鼻子下方。若有若無的鼻息,讓嶽寒不寒而栗。這家夥究竟是什麼身份?從高空中墜落,整個人都要烤熟了一般,居然還能活?

  嶽寒彎腰抓起棍子就準備往這人頭上招呼,但棒子舉起來以後,卻又再次放了下去,在舉起再放下,連續了好幾次。最後他長歎了一口氣。手中的棍子随手一扔,然後再次把這人的衣服穿好。将他背回自己的洞穴中。

  連續一個月的時間,嶽寒每天的工作多了一份,那就是照顧這個自己不認識的人。

  也多虧了他懂一些藥理,會把脈醫人。這個陌路人在嶽寒一個月的照料下,身體一點點的恢複了起來。隻是,一個月過去了,他仍然沒有醒來。

  一天,嶽寒打來一隻野兔,熬了一鍋令人食指大動的兔肉湯。就在他準備端進來喂這個陌路人的時候。他突然聽到了洞中有聲響。

  嶽寒疑惑的走了過去,發現那人居然已經站了起來。而他的手中則是捏着那本羊皮卷。

  嶽寒走上前去。“你醒了。感覺怎麼樣?”

  那人轉頭看了一眼嶽寒,然後再次轉過了頭。漠然的走向一邊的石桌旁坐下。手中的羊皮卷不肯放下。

  “是你救了我?”

  嶽寒點了點頭。呲牙一笑,露出了兩排玉米一般的牙齒。“對,我懂一些藥理,看你受傷那麼重,我就把你救了。一個月的時間,你終于醒了。我剛好煮了一鍋兔子肉,你等着,我端給你吃啊!”

  嶽寒說完一路小跑着跑到了石鍋前。美滋滋的道:“你小子終于醒了。看在老子救你一命的份上,怎麼着也要送我一兩件寶貝吧。”

  嶽寒端着石鍋來到了洞中。而那個修士此刻正在閱讀羊皮卷中的内容。看到嶽寒走了進來,不屑的一笑。“這五嶽上人真是臉皮厚啊!”

  嶽寒勃然大怒。“你在胡說什麼?五嶽上人是我的恩師。我承認這羊皮卷是他偷來的,裡面的功法不是他自創的。

  但他臨死之前肯把東西留給有緣人,讓我從一個普通人一躍成為修士。讓我報仇有望!在我眼中,他就是神!我不準你這麼說我的師傅!”

  那人微微蹙眉。“很久沒人敢這麼跟我說話了。你剛才說你報仇有望是怎麼回事?”

  嶽寒想了想,把嶽家無故受難,到最後懸崖邊遇到譚龍,以及最後進入五嶽上人的洞府找到羊皮卷的事全部吐了出來。

  誰知那人聽到嶽寒的話以後騰的一聲站了起來。“你真的不是巫族之後?”

  嶽寒憤憤然的道:“我連巫族是什麼都不知道!”

  那人眼睛緊緊的盯着嶽寒,而嶽寒則是毫不畏懼的看着他的雙眸。

  “看來你沒有說謊。來,你先閉目修煉一下我看看。”

  嶽寒心中大喜。心說:“好小子,終于肯給我點實際的東西了。”

  嶽寒連忙坐了下來。閉目修煉,過了好一陣子,身體依然沒有入定的狀态。那人不由得開始搖頭了。

  又過了一陣子。嶽寒的呼吸終于平穩了下來。心髒的跳到越來越慢,卻也越來越有力。腦袋上空依稀出現一道微弱的小漩渦。空氣中遊離的能量開始一點點的注入百彙穴。

  一個時辰以後,嶽寒睜開了眼睛。

  “嶽寒,你的天分不夠。五嶽上人能九十歲成就築基,已經是廢柴中的廢柴了,而你很可能連他都不如。”

  話音未落,嶽寒頗為不悅的搶道:“你又在說我師傅!我不允許你說我師傅是廢柴中的廢柴!”

  那人頭疼的揉了揉腦袋。“這樣吧,你畢竟救我我一命。我羽凡向來是知恩圖報。那個南明城的譚家,我會幫你擺平掉。”

  “誰要你幫我?我要自己親自手刃譚家的家主,不然難解我心頭之恨!”

  羽凡不由得冷笑了起來。“你們嶽家當初也是大家。你告訴我,你們嶽家是不是有一群人,被尊為供奉。你們嶽家要管他們的衣食住行,還要每年給他們遞交一定的數額的錢财?”

  嶽寒頗為詫異。“你怎麼知道?”

  “這是秘密嗎?沒有修士力挺的世家,怎麼可能會成為一座城池中數一數二的世家?”

  “那你的意思是?”

  “譚家有修士,一般而言,這些人是一些大門派的外門弟子。雖然沒有達到煉氣境,但起碼也是血氣五重以上的人。以你的天分。這輩子都隻能止步于血氣境,你認為你一個人能鬥得過譚家嗎?”

  嶽寒吞了口吐沫。“我雖然天分不足,但勤能補拙。”

  羽凡擡頭看向了天空,不在說話。

  過了許久,他徐徐的道:“去找奇異草吧。我實在想不出什麼能幫你的了。而且,你這羊皮卷的内容,很顯然也是一個入門的修煉方法,等你找到奇異草以後,我在傳你其他的修煉方法吧。”

  “奇異草?”

  “一種葉子會不停的變色的天材地寶,可以幫助人伐毛洗髓,逆天的改變一個人天分。雨落星沒有這東西,你隻有到其他的星球才能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