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裡,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緻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8 17:59:51
  1. 愛閱小說
  2. 武俠
  3. 江湖之極品清潔工
  4. 第一章 落第秀才不如狗

第一章 落第秀才不如狗

更新于:2018-03-15 15:23:12 字數:2979

  

  “就您這身子骨,扛麻袋扛得動嗎,去别家看看吧,做個賬房先生什麼的也不錯!”

  “對不住了您呐,小店隻管吃喝,沒有工錢,您要是不願意就輕便吧。慢走不送!”

  “别,秀才大老爺,我們可不敢用您呐,這萬一朝廷怪罪下來,我們可擔待不起,您還是好好考取功名吧。”

  ……

  陳廣孝是個落第秀才,來外地一次不容易,并不想就這麼狼狽地返回家中,然而囊中羞澀,又不好意思找家裡人要,于是便想找份活兒幹,最起碼等到來年再努力一回,也好報答父母的殷勤期待。

  然而一心隻讀聖賢書的他,找份活兒卻是那麼的困難,這已經不知道走了多少個地方了,卻沒有一份适合自己的活兒。

  眼看着天色都已經暗了下來,估摸着待會兒就該宵禁了,陳廣孝無奈,隻能步履蹒跚地朝借宿的地方走去。

  客棧他住不起,所以就住進了一座據說鬧鬼的宅子,不用花錢,倒也方便。

  “少讀詩書陋漢唐,莫年身世寄農桑。騎驢兩腳欲到地,愛酒一樽常在旁!蒼天啊,我陳廣孝可不想潦倒衆生啊,您就不能給我個機會嘛!”

  陳廣孝走到一處河邊,看到那碧波蕩漾的河水,不由感慨萬千,站在石橋之上長歎不已。

  這裡是蘭江府,蘭江府内有一條蘭江河,此地也是因這條河而命名,河水清澈見底,夜間如琉璃一般,映着月光,格外美麗。

  石橋周圍,行人匆匆,也有那對夜景感興趣的才子佳人或者駐足岸邊,或者撫琴畫舫,聽到陳廣孝如狼嚎一般的感慨,都不禁議論起來。

  “唉,又來一個懷才不遇的讀書人,這蘭江河裡死了多少這種人了!”

  “嘿,什麼懷才不遇啊,就是自以為是,還不如咱們這些殺豬的屠戶呢。”

  “聽他詠詩,倒也應該有幾分文采吧,可惜了。”

  “哪來的酸秀才擾人清夢,驚走了大爺我夢中的仙女兒!”

  這話響起,便見一個坦着胸,一片烏黑的胸毛露在外頭的醉漢從旁邊橋跟下站了起來。

  醉漢過來一把揪住了陳廣孝的衣襟,這陳廣孝秀才一個,隻知道讀書,身體差得不行,哪裡經得住他這一下啊,頓時被衣服勒得快要喘不過氣來了。

  “去你的吧!”

  醉漢這般還不罷休,直接一把将陳廣孝扔進了蘭江河之中,隻聽得“噗通”一聲,人就掉了下去。

  陳廣孝可不會遊泳,雙手拼命在水裡面撲騰了幾下,就直接沉了下去。

  大概是這水進入了鼻子,呼吸都不順暢了,然後眼前一黑,就沒有了直覺。

  “出人命啦——!”

  石橋之上頓時亂成一團,那醉漢也仿佛清醒了許多,一看情況不妙,轉身就溜走了。

  陳廣孝并不知道岸上發生的這些事兒,他此時已經完全失去了知覺,而在水中發生的事情,岸上的人也不知道。

  隻見水底一團黑影竄了上來,直接鑽進了陳廣孝的身體之中。

  “誰會水啊,趕緊下去救人啊,這半天還沒浮上來,是不是被水鬼給抓去了啊。”岸邊聚集的人是越來越多你,不過始終沒有一人敢下水的。

  蘭江河水流并不算緩,再加上此時天已經黑了,這總不能點着蠟燭去救人吧。

  就在此時,月光之下,一道白影踏空而來,仿若月宮仙子一般,那白色的綢緞衣服,那蒙着白紗卻依然可以看清楚的俏麗容顔,那每一個動作都讓人魂牽夢繞的曼妙。

  都使得這個人吸引了衆多人的目光。

  白影在石橋欄杆上踏了一下,然後借力躍入水中,猶如美麗的魚兒一般,上來的時候,已經将落水的陳廣孝救了上來。

  “菩薩!菩薩啊!”

  “這是仙女下凡了嗎?”

  “不是,此女雖然蒙着面紗,不過看身段和這功夫,應該是鏡花宮的人,但是誰就不清楚了。”

  “哼,鏡花宮如今居然還在,想本尊當年成名于江湖的時候,鏡花宮那幫臭娘們可是沒有少給本尊添麻煩啊,既然今日你們有人現身了,本尊就先用‘天磁魔功’吸收了你的功力,然後再殺上鏡花宮去報仇!”

  無人知道,陳廣孝的身體裡邊多了一個靈魂,而且聽這靈魂的口氣,似乎還是個了不起的大人物。

  “嗯?怎麼回事兒?這人的身體竟然是‘九龍鎖魂體’,不是龍魂體?我!我!我****賊老天,你這麼玩我!”

  這大人物想要控制陳廣孝的身體去對付那白衣女子的時候,卻忽然間發現了一個令他驚恐無比的事實,本以為是龍魂體才附身的,卻沒想到是九龍鎖魂體。

  龍魂體對于修煉魔門功法具有數倍功效,而九龍鎖魂體雖然效果更勝!可問題在于‘鎖魂’二字啊,一旦靈魂進入體内,便無法出去了,而且還會被這種體質不斷煉化。

  因此九龍鎖魂體在昔日都是練就最邪惡魔功的魔門中人夢寐以求的體質啊。

  其實不光是靈魂,包括别人的内力,一旦進入這種人體内,便會被鎖住無法脫出了。

  “啊啊,不好,已經開始了,不行,我必須得專心應對這九龍鎖魂體的煉化,至于以後的事情再說吧……”氣急敗壞的大人物本打算在陳廣孝的身體裡胡搞一番,看看能不能破了這身體,可是卻被九龍鎖魂體壓制得毫無辦法,隻能暫時放棄了控制陳廣孝的身體,專心去對付這九龍鎖魂體。

  而此時那白衣女子卻微微皺了皺眉,喃喃自語道:“奇怪,方才我竟然嗅到了一股可怕的氣息,像極了母親所說的一百年前的魔門祖師練魔心!可一瞬間就不見了。”

  “不行,我必須得速速返回鏡花宮,将此事禀報母親知道,否則的話,一旦練魔心出世,江湖必然會掀起一番腥風血雨,那就糟了!”

  想到這裡,白衣女子在陳廣孝身上拍了幾下,看陳廣孝将髒水吐出,已經恢複了呼吸,這才騰空而起,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女子離開沒多久,陳廣孝就清醒了過來,看着周圍把他當猴子一樣圍觀的衆人,不由撓了撓頭,心中納悶:“怎麼回事兒,我剛剛被那醉漢扔進河水之中,這是被救了嗎?”

  “秀才老爺,是鏡花宮的姑娘救了你,可惜人已經走了。”

  “是啊是啊,來無影去無蹤,這鏡花宮不愧是武林翹楚,厲害啊。”

  “誰說不是呢,鏡花宮宮主可是當今的武林盟主,一個女人做武林盟主,那得多了不起了。”

  “咕——!”

  陳廣孝正聽着周圍那些人亂七八糟的議論聲呢,忽然間肚子叫了起來,這不争氣的家夥竟然還叫得非常響,就仿佛害怕别人聽不到似的。

  不過也沒辦法,這找了一天的活兒了,真得是一口飯都沒吃,就喝了幾口蘭江河的河水,這會兒肚子裡感覺都是水在“撲騰響”。

  他站起身子,摸了摸自己的袖筒,心中一想糟了,肯定是剛剛掉進河裡的時候把錢袋子給丢了,雖然那裡面錢不多,可是幾十文也夠他吃喝了,節省點就是。

  但現在卻是郁悶了,一文錢都沒了,這可怎麼活啊,難不成學那些獵戶出去打獵?

  丢人就丢人吧,可問題是自己也不會打獵啊。

  唉,人活到這個份兒上,真得還不如剛剛在水裡頭被淹死呢,還秀才呢,苦讀詩書十八年啊,到頭來還隻是個秀才,連一口飽飯都吃不上,都不如地裡頭刨食的鄉下漢子。

  “哎呀,這可不妙了,秀才大老爺肚子餓了啊,小美人兒,你說公子我該不該給秀才大老爺一點吃食呢?”

  突然間,耳邊響起了一個非常得瑟的聲音,陳廣孝擡眼一看,不由心中憤怒。

  此人他認識,是跟他一起參加考試的,甚至還是挨着坐的,雖然中間有夾闆隔着,但是陳廣孝卻能清楚聽到,那監考的官員居然給他夾帶作弊!

  後來成績出來,他陳廣孝沒中舉人,可是這個家夥卻中了舉,雖然名次不怎麼樣,但舉人跟秀才就是不一樣啊。

  再看看這位舉人公子身邊那位小美人,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小家碧玉或者大家閨秀,反正是長得笑魇如花,膚如凝脂,實在令人羨慕。

  回過頭來看看自己,不僅孑然一身,連個關心自己的女人都沒有,而且又是落第秀才不如狗,更是餓得連飯都沒得吃了。

  這種日子,實在是讓人唏噓不已。

  不過文人有風骨,秀才也有尊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