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裡,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緻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8 16:36:12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子彥輪回
  4. 第三章:金輪變

第三章:金輪變

更新于:2018-03-17 14:35:22 字數:2337

字體: 字号:
  “金輪變”子彥一聲厲喝,金輪猛然脫手迅速其身體兩側旋轉。隻見他渾身以一種極快的速度突然發亮,耀眼的金光将他全身兀然包裹。一個呼吸間,其身形變得跟個光球一般,散射出的光線極為刺眼。然後瞬間收縮,一絲絲的金光将子彥的身形包裹,然後消失殆盡。再看向子彥時,卿染一驚,隻見子彥原本那樸實的衣着早已憑空消散,現在的子彥,身上都是金色的铠甲一般的東西,這些東西淡淡的散出些許金光,令得子彥看上去像個戰神一般極為炫目。這些铠甲狀的金色甲片仿佛是鑲嵌在子彥那身體之中一般,與之渾然一體。

  金輪變是一種需要依靠法器而施展的靈技。但凡修靈者一般都會有自己的法器.這些法器通常是由各種精鐵與元石鍛造而出。當然不論是法器還是精鐵與元石都有品質。法器的品質來源于鍛造它的精鐵與元石的品質。而精鐵與元石的品質多半取決于它孕育形成的年限。一般來說法器的品質大緻分為四種,分别是黃炎,地星,玄宗,天機,而天機之上便稱為神武。但凡擁有神武法器的靈修,個個都是風生水起,随手翻天覆地之人。因為神器有靈,若想要駕馭這種靈,在靈修一界中的最低要求便是修為達到聖靈級别,而聖靈級别的人物哪個不是天山老怪,聲名赫赫?

  子彥的這幅月金輪隻是黃炎級法器,雖然等級隻是最低,但法器始終是法器,法器的傷害力不可與靈技相提并論,但法器的施展卻需要靈技的催動,所以就算一個靈修得到了一件神武級法器,他也用不了,因為他無法使用出與神武級相匹配的靈技來催動法器。這就好像是一種克制,天地萬物終有所克,有所被克,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當然,萬物既有所克便有所生,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形象一點解釋就是,如果一個金靈修與一個木靈修對戰,那麼毫無疑問不論是從靈氣屬性與身法靈技還有法器來說,金靈修無疑是要壓木靈修一頭。因為這就是天地之間的規則,沒有任何一樣東西是無敵的,一切皆有所克,有所被克。但若是金靈修與水靈修一同并肩作戰,那無疑是如虎添翼,因為五行屬性相生,在一定層度上會賦予其所施展的靈技有所增幅,這種增幅取決于靈修的強弱與靈技的等級。靈技的種類頗多,不可以一概全,但大緻也分為四類一一對應四種等級的法器,分别是一到四級靈技,而四級之上則是那與神武級法器相對應的神技。子彥的這招金輪變是赤門代代相傳的一種靈技,雖然看上去聲勢頗大,但其的的确确隻是個一級靈技,而且還隻能勉強算是一級中等。靈技的每個等級也劃分為三類,分别是下等,中等,與上等。

  “去”。子彥輕喝到,一把彎月般的鐮刀嗖的一聲自其手中飛射而出,仔細一看卻是發現,原本一丈大小的月金輪,不知何時已經縮小了将近一半。半丈大小的鐮刀被子彥緊握在手裡。隐隐間有着金光四起。

  這之間,說來是這麼久,其實隻是一眨眼的事。子彥的鐮刀帶着一尾殘留的金光猛然與那狂風嘯所産生的風球相撞。兩者接觸間隐隐有着半尺不到的距離産生了極強的風壓,使其無法真正的碰撞在一起。金色的鐮刀刀尖隔着風壓與那飛速旋轉的風球僵持了半個呼吸。然後則是一點點的挺近。當刀尖碰到風球那飛速旋轉的風壁時。“哐當!“一聲炸響。風球以肉眼所能看見的速度急速減小。最後隻剩拳頭大小的時候,子彥的金色鐮刀像吃飽了鮮草的兔子一般,猛的一下挺進貫穿了風球。”撲“一聲暗響。風球消失于無形之中。

  卿染呆呆的看着眼前這挺拔而帥氣的身影,腦海中有着無限的遐想。

  “下一招,便取你命。”子彥眨巴了一下眼睛。望着狂風蛇那龐大的身影輕聲道。

  直到現在,子彥才緩緩意識到眼前這大塊頭并不像他想象中的那麼容易解決,原本跟随師傅修行之時,哪些什麼稻草人,木樁人,他幾乎都是隔空一拳引發空氣炮就足矣将其炸成斷臂殘肢。就算是偶爾遇見幾隻壯碩一點的野獸也隻需要使出金輪變增幅傷害力後一個飛刀解決了事。但話說回來,這還是他平身第一次正面與妖物為對戰。以前偶爾有不開眼的妖物闖入時,師傅總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将其秒殺,而後轉頭看着身旁的子彥輕聲問道“沒吓着吧?”子彥也總是很懂事般默默的點了點頭。兀然間想起以前師傅的種種,子彥的眼圈又紅了。“哐當”,一記蛇尾重重的甩在了子彥那由月金輪使用金輪變後形成的金色铠甲之上。明顯,子彥這時由于回憶起了曾今在赤門中所經曆的種種,一時間分了神,讓狂風蛇逮到了機會發動那猛然一擊。

  子彥身形猛的倒飛,雙腳在地上劃出了數十尺遠的深痕。最後撞在卿染身旁一顆粗壯的樹上才得以停止。樹幹被撞得不由的猛然一顫,樹枝搖擺了好幾個來回。

  “啊~”一聲尖叫。子彥啪的一聲轉過頭雙眼直鈎鈎的盯着卿染。

  “你沒事亂叫什麼?”子彥明顯不知道卿染此刻為什麼突然對着他大叫。但,卿染的尖叫卻沒有因此而停止,反而有着越叫越猛的趨勢。

  子彥見勢,一把捂住卿染的嘴道“現在可不是亂叫的時候,這家夥有點猛。“子彥下意識的用另外一隻手指了指自己的胸口。那裡有一塊金色铠甲蔓延出了一絲絲裂痕。畢竟妖物的天賦就是力量,這種力量強大到無法形容的地步。就算是神界中的天神也頗為頭疼,隻能借助法術與其抗衡。如果說子彥是螞蟻的話,那面前這隻狂風蛇就已經具備了一尾巴将他甩成重傷的力量。但子彥沒有重傷,隻是略微咳嗽了下這完全是因為金輪變所産生的防禦增幅。否者的話,就算了這狂風蛇輕輕的把那蛇尾朝着子彥那麼一甩,估計他就是不傷都得倒飛出老遠。

  卿染那驚恐的眼睛終于慢慢的恢複正常,子彥見狀,捂着嘴的手也松開了。然而在他手松開的一刹那,卿染又近乎歇斯底裡的喊出“毛毛蟲啊~“。子彥細細一看才發現,原來剛才他撞擊樹幹,樹枝擺動的時候,不經意間一隻小小的毛毛蟲便是掉到了卿染的肩上。

  “有沒搞錯啊,一隻蟲子而已,值得你震驚成這樣?”

  然而這句話剛一出口,子彥的心底一涼,目不斜視的看着卿染大喝一聲“妖物,你放肆。”

字體: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