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裡,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緻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8 16:30:16
  1. 愛閱小說
  2. 遊戲
  3. 異世之匠神傳說
  4. 1

1

更新于:2018-03-16 08:13:39 字數:5414

  愛蘭城貧民區的小鐵匠鋪,從十年前開始便已成為洛坦省很著名的‘淘寶鋪’,很多傭兵和冒險者樂此不疲的彙聚在愛蘭城中,每天都會固定的進入這家沒有名字的鐵匠鋪遊覽一下,看看能不能淘得什麼好東西。

  據說十年前第一次有人在這裡淘得的寶物,便是現在斯坦丁帝國大将軍班布塔手裡的斬龍劍,這把劍看似普通,但卻有一種十分緻命的特效,每斬出三次,便能觸發一次麻痹閃電,這種麻痹閃電的威力即便是黑龍一族堅硬的皮膚也無法承受,一旦被刺中,就必須要乖乖的定在那裡被麻痹三秒,而班布塔也正是因為這把斬龍劍成功解決了皇家危機榮登大将軍的席位。

  之後的第二年,一名落魄的魔法師抱着試試看的想法請求這家鐵匠鋪的老鐵匠幫自己修複一把魔晶徹底粉碎的魔法權杖,而原本法杖上十三階魔晶的替代品隻是一個九階的冰系魔晶。老鐵匠見這位魔法師實在可憐,便同意試試看,結果第二天世界聞名的冰龍法杖誕生,據說這個法杖之中藏着一條冰龍,施法過程中有一定的幾率将其召喚出來,冰龍所過之處無不被盡皆冰封!

  第三年,一名傭兵在這家鐵匠鋪選武器的時候無意中挑選了一把形狀古怪的長刀,随後縱橫傭兵界的霸刀明迪誕生,這個男人以十四階刀聖的身份挑戰十六階劍神畢歐奇完勝的戰績被譽為斯坦丁帝國的傭兵之皇。事後明迪親口承認,他之所以能夠達到現在這個地步,全靠這把霸刀,因為它能夠在戰鬥時削弱敵人的鬥氣甚至魔法盾。

  第四年,第五年……

  十年來,每一年都有神兵的傳說從這家小鐵匠鋪傳出,使得整個大陸都為之動容,無數戰士和魔法師從大陸各個地方奔湧而來,每個人都習慣性地在這個小城市駐留許久,隻希望運氣好淘到能夠讓自己震驚世界的武器。

  魔武大陸數百年來都沒有誕生過神級鐵匠,甚至打鐵制造業也相當不發達,至少現在還活着的鐵匠,最高級别也不過是鐵匠宗師而已。

  很多人都認為這家貧民區的小鐵匠鋪裡的老鐵匠,其實已經成為了神匠,隻不過他打造東西純粹隻憑興趣而已,否則那些強大的武器拍賣出去任意一把,都足以讓這個擁有一對子女的老頭子過上頂級富豪的生活。

  不是沒有人想要拉攏這位老鐵匠,事實上各國國王和所有大勢力的首領都曾經親自過來拉攏,許以各種高位,金銀更是不計其數,但都被這個老鐵匠一句“我不是神匠,我隻是普通的鐵匠學徒”打發過去。

  沒人敢威脅或者強迫老鐵匠為之效力,誰都知道,盡管生活在貧民區,但是老鐵匠的一句話便能驅使無數頂尖高手為其戰鬥。也曾經有過一些不長眼的二世祖前來威逼,不過馬上就會被在這間不足二十平米的鐵匠鋪閑逛的強者趕走——之所以沒殺掉,是因為老鐵匠不喜歡見到血腥。

  還記得幾年前炎邦公國的王子帶着幾名侍從來到這裡,趾高氣昂的命令老鐵匠為他打造一把神劍,但是進門剛說了兩句話,便被人一巴掌抽了出去随後打斷了四肢扔出城外。

  動手的是名聲享譽大陸的劍神安菲克。

  這間小鐵匠鋪,向來奉行一個宗旨,那就是武器就明碼标價擺在武器架上,掏錢拿武器走人一條龍自助服務,而且每一柄武器的價格和泛大陸其他鐵匠鋪沒有一點不同。

  這也是老鐵匠最被人尊敬的地方,他從來不會區别對待顧客,每人每天限購三把武器,不管你是國王将軍還是貧民乞丐……很多高手強者為了不讓老鐵匠覺得自己炫耀身份,大多在華麗的衣裝外面套上一件灰色的冒險者長袍。

  這一天,小鐵匠鋪十年如一日從不間斷的打鐵聲忽然停了下來,讓來往的傭兵和冒險者們分外驚訝,很多人都忍不住趴在門口向裡面觀察。

  鐵匠鋪中隻有兩個人,坐在柴堆上抽煙的老鐵匠和跪在地上哭泣着的一名水手。

  這水手長相英武不凡,不過他因為痛哭而扭曲的臉将他比女人更白皙美麗的相貌完全破壞。

  “阿裡克叔叔,念在多年好友的份上,求求你救救我的爸爸吧!”

  水手痛哭流涕的哭道。

  “怎麼回事?”外面的人群中,一名長相威武霸氣的男人低聲問旁邊的人。

  “劍……阿爾謝大人!”那人一眼認出問話人的身份,立刻恭敬地低聲道:“這個水手聽說是縱橫七海的海盜船長蘭斯·波頓的孩子,聽他說蘭斯·波頓在一場與東奧王國艦隊的戰鬥中負傷,身重海蛇之毒,必須有淩蘭草配藥才能解毒,但是海盜們過的都是有今天沒來日的生活,搶來的錢立刻就會花光,誰還會有積蓄購買淩蘭草啊?所以這小子過來請求老鐵匠幫忙。”

  “小子?”阿爾謝冷笑一聲,跪在地上的分明是一個小妞,若是連這點都看不出來那他也不配成為劍神了!隻不過看老鐵匠的樣子……

  阿爾謝心中一動,身體從人群中消失,再次出現時已經是不遠處一家旅館的房頂上。

  “大人!您有何吩咐?”一個黑影霎然落地,半跪着問道。

  “組織裡還有淩蘭草麼?”

  “禀大人,應該還有一些存貨!”

  “立刻去取來!”

  “是!”

  有着同樣做法的,在這座城市中還有六七個人,這些強者都看出了老鐵匠臉上不忍的表情,很明顯這個時候誰最快的雪中送炭,便能最先獲得老鐵匠的感激。

  “還差多少錢?”老鐵匠抽了好久煙,終于嗓音沙啞的開口道。

  跪在地上的人感傷的擡起頭來:“聽說落迦城拍賣會即将拍賣淩蘭草,底價二十萬金币,最高價應該能夠達到五十萬左右,我已經湊齊了三十萬……”

  老鐵匠神情恍惚,似乎是在回憶着什麼,許久才幹澀的說道:“還差二十萬金币嗎?”

  “老鐵匠!隻要你給我打造一把神級法杖,材料和魔晶全由我出,我再付給你二十萬金币的打造費如何?”門口的一個小白臉開口說道。

  “蠢貨……”外面的衆人都是暗自不屑,老鐵匠是出了名的為人固執油鹽不進,就算在這個時候主動送上淩蘭草,他都未必會給你打造,何況還想要趁火打劫,這個人除了白癡之外無法形容。

  老鐵匠瞥了一眼說話的人,并沒有答話。

  那人還不放棄:“喂!老鐵匠!你倒是應個聲啊!現在這二十萬可是救命錢啊!”

  “滾!”老鐵匠冷哼一聲,不怒自威。

  “草!你說什麼?”那人勃然大怒,以他的身份……

  “喂,讓你滾沒聽到麼?”人群之中有人悠悠的道。

  “誰?”那人回頭看去,見到說話的人的長相後立刻一縮脖子滿臉堆笑道:“原來是您啊……”

  人群中說話者根本沒理他,隻是一個眼色,便有兩個随從上前将其抓出人群扔遠。

  “都在幹什麼啊!今天不做買賣了!各位客官請下次再來!”鐵匠鋪的裡屋門簾掀開,一個身材姣好的女孩從裡面走出來對門口衆人說道。

  這個少女身材玲珑有緻,皮膚白皙水嫩,一頭光滑柔順的水藍色長發及臀,聲音更是甜的讓人心中發膩……隻不過長相實在不敢恭維,左臉上有深紅色胎記,右臉上有坑坑巴巴的燙痕,大嘴一笑能夠裂到耳根。

  應了那句話,背影迷倒千軍萬馬,正面吓退百萬雄師。

  唯一的可取之處,便是這個少女有一雙黑珍珠般晶瑩閃爍的靈動眸子……隻可惜現在這雙靈動的眸子現在閃爍着失望的光芒,熟悉她的兩個男人都知道,這光芒源自于金币飛走的失落。

  每當鐵匠鋪關門的時候,她的雙眼都會不斷重複這種神色。

  盡管都很不情願,但是門外的人們還是紛紛退開,任由這名少女将旁邊的門闆合上。

  “上屋來說吧!”合上的門闆将屋裡最後一絲光線掐滅,老鐵匠把煙杆放在鞋底拍了拍對地上的女孩說道。

  “嗯!”打扮成稅收的女孩應了一聲,跟着站起身來。

  老鐵匠歎息一聲對關門的女孩說道:“阿芙洛狄忒,你哥哥呢?”

  “切,那個笨蛋啊,不用猜也知道他肯定又去學校偷聽了……老爸你也不勸勸他,明明是一個魔物白癡,天天那麼勤快的往學校跑幹嘛?還不如老老實實的跟老爸你學打鐵呢!”

  “去把他叫回來。”

  “哦……”

  伊芙撅了撅嘴,從後門離開。

  。。。。。。

  赫菲斯的名字來自于大陸神話中的工匠之神。

  其實他本人對于這個名字十分不滿意,因為傳說中的工匠之神又瘸又醜,簡直和地精差不多,但是沒辦法,自己的老爹酷愛用神話人物為自己的兒女命名,妹妹明明長得一點也不好看,不也被取了個阿芙洛狄忒的名字麼?

  不過仔細想來,赫菲斯倒也覺得這個名字名副其實,因為他從有記憶以來,腦海中就掌握了無數關于打造的知識,這些知識第一次和老爹探讨的時候老爹資深鐵匠學徒的身份竟然也懵懂不知。同時,他又擁有天生神力,十六歲的他現在已經能夠輕松拿起一塊重達五百公斤的岩鋼。

  唯一比較不爽的就是赫菲斯繼承了自己老爹的‘優秀’基因,天生便是無法感受魔法和鬥氣的魔武白癡,不過赫菲斯本人并不氣餒,每天還是堅持去學校偷學……因為老爹付不起學費,所以也隻能偷學。好在似乎有什麼人暗中告誡過校長,所以這家低級魔物學校的校長倒也沒有派人驅趕赫菲斯,同時這間學校的老師和學生也都知道赫菲斯是那位大陸聞名的‘神匠’之子,也不敢對這個少年有所小觑。

  這個時候,魔法低階教師中講的正好是關于元素積累的課題,帶着眼鏡的古闆教師看上去足有六十多歲,到現在還不過是一個五級的魔法師,估計這一輩子大概除了積累元素什麼也沒幹成吧?

  不過他的話倒是給赫菲斯很大啟發,想要成為一個魔法師,首先要感受的便是外界元素,從空氣中找到與你的屬性相符合的元素,然後利用你的元素親和力将其吸收,并對元素粒子進行排列,當元素粒子排列成一個虛無的魔法陣後,魔法自然而然就能夠使用出來,不過在這之前還有一個前提,那就是首先你自己的身體中要儲存一定的元素對于外界元素進行排列……這就仿佛你招收了五千名士兵,想要他們組隊沖擊地方列陣,至少你手中要有一些信得過的将領來帶領他們。

  從頭到尾赫菲斯都聽得非常明白,而且實際上他對于魔法的精通已經不下于十五階以上的法神,尤其是魔法陣的排列。

  他從一出生腦海中就擁有名為【神銘術】的知識,【神銘術】所講,是在裝備打造成功之後,根據裝備鑲嵌的魔晶的屬性,将同屬性的魔法傳送陣銘刻其上,使裝備能夠在魔力催發的時候釋放出魔法陣上的技能。

  在八年前,父親接受一個落魄魔法師的請求幫忙修複魔法杖的時候,赫菲斯第一次見到真正地魔晶究竟長什麼樣,于是好奇心起,便利用【神銘術】在那個九階冰系魔晶上面雕銘上了十三階冰系魔法【冰龍術】的魔法陣,然後利用史上最完美的鑲嵌技術【神鑲術】将那個魔晶與法杖契合在了一起,那件法杖便是後來被傳得沸沸揚揚的冰龍法杖……沒人知道,其實冰龍法杖中的冰龍每次被激發出來後之所以能将所碰之物全部冰凍,其實并不是上面魔晶的功效,而是赫菲斯使用的打鐵錘帶來的效果。

  記得老爹第一次教赫菲斯打鐵的時候,他還不過六歲,但是普通的二十斤打鐵錘拿在手中已經感覺輕若無物了,一錘子下去,老爹的打鐵錘的錘面倒是沒事,但鐵柄卻瞬間彎曲,無奈之下赫菲斯便想若是自己也能有一個打鐵錘就好了——然後奇迹出現,他的手中不知為何忽然出現了一把燃燒着青色火焰的冰青色巨錘,這錘子看上去根本就是由不知名金屬打造,拿在手裡萬分的舒爽,簡直就仿佛為赫菲斯量身定做的一樣。

  然後赫菲斯一眼看到了這個打鐵錘的數據.

  【九邪炎錘】:SSS級武器,特效1:九邪——緻盲、眩暈、麻痹、混亂、粉碎、流血、禁锢、冰凍、灼燒、腐蝕,攻擊時每種特效釋放幾率30%(可疊加可重複)。特效2:抗九邪——裝備此武器的人可減免敵人對自己施加的九邪屬性80%。特效3:揮擊——攻擊時自動發揮200%全部力量。特效4:附着——使用此錘打造裝備時,有30%在裝備上附帶九邪特效(可疊加可重複),打造武器時附帶屬性為【九邪】,打造防具時附帶屬性為【抗九邪】。

  就是在使用這柄打鐵錘為那個法杖鑲嵌魔晶的時候,赫菲斯感覺打鐵錘上光芒一閃,一道銀色光芒流入了魔晶之上,現在想來,應該是上面的‘冰凍’屬性在魔晶上起了作用吧?

  赫菲斯天生與其他人不同,他能看到所有武器和裝甲的數據,就像老爹打造的長劍,上面隻有簡單地……長劍:攻擊10~15,耐久度20/20。

  這也是赫菲斯一直很奇怪的問題,他從有記憶時起,腦海中便有了五種神奇的技術,分别是【神鍛術】、【神造術】【神銘術】、【神附術】、【神鑲術】。

  神緞術用于鍛造金屬,大陸上現在最頂尖的宗師鐵匠們最常用的便是十鍛術,能夠将十塊鋼鐵打造成一塊,外部鐵酥全部去除,僅留下十塊鋼鐵的鐵精,這樣制造出的武器無論韌性還是鋒利程度以及耐久度都遠超普通鋼鐵,但是神緞術對鍛造金屬有着不同的理解,以赫菲斯目前的能力,打造出百鍛鋼也隻是稍微浪費一點時間而已。神造術講究如何能夠契合金屬的紋路來打造裝備,它将金屬看成是樹木一般有生命的物體,隻有最契合的紋路才能打造出最完美的裝備。神銘術講究銘文雕琢、神附術講究裝備附魔、神鑲術講究武器鑲嵌,無一不是這個世界打造最頂級的知識。還有這個隻要赫菲斯心神一動便能夠出現的奇怪打鐵錘,都讓他無比的驚奇。

  他也曾問過自己的老爹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然後就被老爹敷以“你是工匠之神赫菲斯轉世啊!所以我才給你起名赫菲斯的呢!”

  “開玩笑,如果你起名這麼靈驗,為什麼我出生的時候不給我起名叫做歐比雷克塔?那可是神王的名字啊!”

  “靠!你小子還不知足?正是因為老子我起名這麼靈驗,所以我怕給你起了那個名字天上掉下一顆雷把你劈死啊!”

  “呵呵……”回想起自己和老爹的種種一點也不像父子的對話,雷克斯忍不住笑出聲來,這個平時看上去很古闆的老家夥其實在面對自家人時還是個很悶騷的老家夥呢。

  “笨蛋!老爹叫你回家!”

  如黃鹂般清脆動人的聲音在雷克斯身後響起,不用回頭雷克斯也知道來的人是自己的親生妹妹……被老爹起了美神之名的阿芙洛狄忒。

  ####

  豬豬已完成一百四十萬作品《王牌槍手》,人品還算堅挺,請覺得本書還可以的兄弟姐妹們投上您寶貴的推薦票支持一下豬豬,敬謝!~